蟹様の世界



闪烁のBO




正直の交代


蟹

Author:蟹
涉内ID:crabking
涉外ID:蟹子
劳作ID:螃蟹
绝对本命:岸尾だいすけ
旦那萨玛:铃木达央
儿子儿婿:寺岛拓笃&梶裕贵
家中人士:杉田智和、中村悠一、代永翼、下野紘、鸟海浩辅、石田彰
三妻四妾:阿布、教主、朱雀、忍大人、阿银、委员长、cloud
主推CP:DH、ZC、切丸、拉神、白黑、A3、银土
本家亲家:阿花(主子)、桃子(宠物)、饼妈(亲家母)、蕉儿(儿子他老公)、馨(夫人)、妍(老婆)、小雪(情敌他妈)、mi(隔壁邻居)、女王(玩物小M)小水(执事)... ...
所属组织机构:尾尾动听、拓印、没钱组、D.O.4 [都严重不称职...]
四字总结:猥、败、咩、雌



携手桃子专区


STEAL



欢迎boss归来~
dh everyday


背德の留言




蟹家LOGO自选带走




友达の世界


☆★☆★☆ 所谓朋友 ☆★☆★☆

☆★☆★☆ 所谓应援 ☆★☆★☆



JQの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不和谐居民数の统计




2008.08.07 [Seed destiny][雙女神]尋找幸福 <<09:55


新年over的第一篇文章~ 自己也很興奮呢~ 真的是好漫長啊~前前後後總共花了兩個下午加一個晚上的時間來寫~裏面有好多故事~卻依舊沒有把我所想要說的故事都說完~真的是很困擾呢~不過如果再寫長的話~自己恐怕也要崩潰了...所以~新的一年~我要多多努力爆seed寫文~
ps.大桃王跟我的賞文概念完全不一樣~我的切丸啊~淚n個~不指望此文能夠得到她的認可了...



·序章·


相傳,從古老的時代開始,一個人如果辜負了另一個人,那麽他的來世,就要做那個人的妖精。妖精不能違背主人的意願,妖精也是一種沒有自由的存在,但是最可悲的是,妖精得不到幸福。妖精往往與主人形影不離,而區分妖精與他們的依據便是他們手中的手镯。人類的手镯是鑲嵌四顆不同顔色的水晶的,而妖精的手镯,卻沒有水晶。這四顆水晶,分別是妖精們前世的一些牽挂的東西,如果妖精的主人為妖精找到了這四顆水晶,那麽,在古老的儀式之後,妖精們便不再是妖精了,他們便擁有了自由,擁有了幸福。但是這四顆水晶,往往很不容易得到,除非妖精的主人前世被辜負了卻仍然不憎恨對方,那樣,他們才能得到水晶。

***********************************

烏茲密·尤拉·阿斯哈,長老,傳說前世是一個偉大的魔法師,知道很多東西,包括那些禁忌。
在他面前跪著的,是拉克絲和她的妖精——米娅。
“拉克絲,你知道你在祈求我給你‘命運的羅盤’嗎?”
“是的。”
“你知道,這將意味著你想要去收集四顆水晶,給與你的妖精幸福,並且釋放她嗎?”
“是的。”
“拉克絲,難道,你能夠肯定,你的前世並不憎恨米娅?”
拉克絲握緊了牽著米娅的手,“是的。”
“那麽,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的前世帶有憎恨,你將得不到全部的水晶,而‘命運的羅盤’將會使你永遠困在水晶世界而回不來?”
“我知道。”
“拉克絲sama...”米娅看了看拉克絲,一股暖流在心裏蕩漾,她的主人,她深愛的主人,為了她的幸福。
“如果你確定了,我將以魔法的名義,賜予你‘命運的羅盤’。一旦羅盤被啓動,你將正式踏入尋找水晶的旅程。羅盤會帶你去四個水晶存在的水晶世界,在每個世界裏,你都有三天的停留時間,如果你按時找到了水晶,羅盤將自動帶你去下一個世界,如果你沒有找到,你就將要在那個世界裏永遠徘徊,永遠返回不了。”
“我確定。”
“那麽,你的妖精將在你前去的時候,呆在我這裏。”
“不。我的妖精,要跟我一起去。”
“拉克絲,如果妖精要一同前去水晶世界的話,你的停留時間就要從三天轉為兩天了,即使如此,你也確定你要她一起去?”
“是的,我不要跟我的妖精分離。”
“好,以魔法的名義,我賜予你‘命運的羅盤’,當你做好准備的時候,就撥動羅盤的指針,前去那些平行世界吧。願你能夠找到水晶。”

***********************************

在清晨,拉克絲sama表示要帶自己一起去水晶世界。米娅知道,拉克絲會有這樣的決定,是因為她想讓米娅擁有幸福,雖然那很危險,很未知,雖然米娅也曾經勸拉克絲不要去,只要像現在一樣就可以了,但是拉克絲總是說,“米娅~你需要幸福”,自己是無法阻止主人的,因為自己是妖精,妖精只能遵從主人的意志。
自己上一世辜負了拉克絲sama,米娅自己也不知道,她不能肯定拉克絲sama上一世是不是怨恨自己,如果是的話,那麽他們將再也回不來了。但是拉克絲sama堅定地說不會恨自己,她,願意相信拉克絲sama的話。
她要找到自己的幸福,她的幸福,便是要永遠跟拉克絲sama在一起。等到自己擁有了幸福,等到自己擺脫了妖精的身份,她跟拉克絲sama,便能像正常人類一樣,一起快樂的生活,不去計較那些世俗的眼光了。
但是,會不會成功呢?米娅淡淡的說道:“誰能回答我,到底會不會成功呢?”
“讓我回答你吧。”一聲陌生的聲音傳進米娅的耳朵。
“誰!?”米娅緊張的轉過身,眼前站著一名男子,身披黑色的鬥篷,鬥篷底下,有一雙猥瑣的小眼睛。
“我叫做迪蘭達爾,你們也通常叫我智者迪蘭,但是,我更喜歡‘神’這個稱呼。”
“哼!神!?你憑什麽說我不能找到我的幸福!?”
“那,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吧。”
“好啊!如果我贏了怎麽辦?”
“你不會贏的。看著吧,你得不到幸福,神的話將會應驗,陀螺不會倒轉,盔甲的主人不會複活,傀儡娃娃不會有知覺,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眼裏。”語畢,迪蘭達爾便像陣煙霧一般的消失了,留下米娅一個人,在原地回味他留下的話。
當夜,拉克絲便撥動了羅盤指針,開始了她們的旅程。



·銀水晶之章·


[“嘭!”
隨著破門而入的聲音,基拉擡眼一看,是雷闖了進來。只見雷手裏拿著一把匕首,凶神惡煞的看著自己。
“為什麽?!為什麽你們活著?!為什麽要帶給我痛苦?!”雷歇斯底裏的吼道。
握著匕首,直向基拉撲去......]
“啊!”
“又是惡夢...”基拉從床上坐起,看了看在自己身邊熟睡的姐姐——卡嘉莉。最近,這個惡夢已經困擾他很久了,幾乎每天,他都會夢到雷拿著刀衝進家裏來。每次他都......
至少,卡嘉莉跟雷沒有關系啊,她應該要安全的才對。
基拉繼續躺下,心裏蔓延著不安,也許,應該找個人來陪伴卡嘉莉,這樣安全點。

***********************************

“拉克絲sama,天已經黑了,我們應該在早上才轉動羅盤的。”
“抱歉,米娅,我沒有想到,現實跟水晶世界的時間是同步的。拉克絲滿臉愧疚的說。
“啊,有了!”米娅從街道的牆壁上撕下一張紙,“征召保姆。拉克絲sama,我們也許可以先假冒一下,住一晚再說。”
“這...這還是不太好吧...”拉克絲有一點不知道該怎麽辦。
“哎呀,總的找個地方歇腳吧,而且我們又沒有這個世界的錢幣。啊!就是這家人家!”米娅指著眼前的房子。
“那麽...”
“好嘛好嘛。我按門鈴了。”

“叮咚~”
“誰呀?來了~”
“你好!我們是來應征做保姆的,我叫米娅,她是拉克絲。”米娅指了指身邊的人說到。
“晚上來應征?”
“嗯,不好意思,我們也沒有想到,找你們這間屋子找了這麽久,真是抱歉,抱歉啊。”米娅嘿嘿的傻笑到。
“那麽,先進來吧。”基拉打開門,讓拉克絲跟米娅進屋。

“我來為你們介紹,”基拉把卡嘉莉帶到拉克絲她們面前,“我叫做基拉,這個是我的姐姐,卡嘉莉,我找保姆是希望能保護她的安全。”
“保護安全?”拉克絲疑惑。
“嗯,是這樣的,姐姐總是很少說話,所以一直受到附近孩子的欺負,而我又不能一直在她身邊,所以...”
“懂了!”米娅插嘴,“交給我們吧。”
“嗯,那今天就先這樣吧,你們也先睡覺吧,睡客房可以嗎?”
“好啊。”

***********************************

[“嘭!”
雷闖進屋內,手裏拿著匕首,喝問道:“為什麽?!為什麽你們活著?!為什麽要帶給我痛苦?!”
說罷,握著匕首直朝基拉撲去......
就在這時,一抹身影阻止了雷,擋在自己的面前,粉紅色的頭發...]
“醒醒,醒醒,基拉,你醒一醒。”拉克絲搖晃基拉,剛剛她正打算去倒水的時候,聽到基拉在呼喊,便跑進來一看,原來他在做惡夢。
“厄...”基拉睜開眼睛,粉紅色的頭發,是她?!“太好了!是你!拉克絲!”基拉一把抱住了拉克絲,在拉克絲的肩膀上哭泣,“太好了!是你保護了我跟卡嘉莉,謝謝你,謝謝你!”此時的基拉,完全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哭得好傷心,好感激。
“沒事的,基拉,這只是個夢。”

第二天清晨,大家在飯桌上享受卡嘉莉做的豐盛的早餐。
“拉克絲sama,我想,我們應該說明真實情況,然後離開了吧?”米娅小聲地對拉克絲耳語道。
“不,米娅,我們要繼續呆在這裏。”
“但是拉克絲sama,我們需要去找尋水晶啊,難道你不記得,我們只有兩天時間?”
“米娅,相信我,我一定會為你找到水晶,找到幸福的。但是現在,我們必須留在這裏。”拉克絲異常的堅定。
“拉克絲sama...”

“拉克絲,米娅,請你們務必留在我們家就職。”基拉開口。
“?”米娅驚奇。
“我相信,拉克絲就是那個注定要保護我們的人。”
“?”這次,米娅更加不知道基拉在說些什麽了。
“留下來吧,可以嗎?拉克絲?米娅?”
“好吧,我們會留下的。”拉克絲回答到。
“拉克絲sama!”
“謝謝你,拉克絲。還有,謝謝你,米娅。”基拉由衷的說道。
卡嘉莉也似乎很高興她們的留下,開心的笑了。

***********************************

[“嘭!”
雷推門而入,憤怒的表情,憎恨的聲音,手裏握著匕首,喊道:“為什麽?!為什麽你們活著?!為什麽要帶給我痛苦?!”
雷直接正握匕首,朝基拉撲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感覺到危險的基拉,隨手拉過身邊的卡加莉,擋在自己的面前,用她的身軀,替自己擋下了那致命的一擊。
“啊~~~~~~”]
“這就是你夢的全部嗎?”
不是夢裏的場景,也不是生活中的環境,身邊什麽也沒有,只有胸口躺著鮮血的卡嘉莉,以及眼前的人——拉克絲。
“我...我...”基拉發現自己身處一種奇怪的環境之間。
“基拉,你一直在被這個夢困擾嗎?”拉克絲以一種讓人平靜的聲音問道。
“我...我是她的弟弟啊~”基拉抱著卡嘉莉哭了起來,“但是,但是,為什麽,為什麽我會把她當作自己的擋劍牌,為什麽啊!?”
“基拉,你不過是她的弟弟,你們不過是兄妹,這個世界上,沒有生來誰予誰好的事情。”
“但是...”
“基拉,如果你真的為此痛苦的話,我可以把你的夢帶走。需要我帶走它嗎?”
“拉克絲...拜托你了...”

***********************************

“拉克絲sama,已經兩個晚上過去了,還有不到6個小時,時間限制就要到來了。”
“米娅,相信我,我們很快就會得到銀水晶了。”拉克絲安撫急躁的米娅。
“我相信你,拉克絲sama,但是,為什麽我們要呆在門口呢?為什麽我們不能坐在裏面跟卡嘉莉一起呢?”
“米娅,這是有原因的。”
“但是,拉克絲sama,剛才,剛才有一個黃頭發的人很不禮貌的衝了進去,不要緊嗎?”
“等吧,米娅。”就在拉克絲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屋內傳來了“啊~”的一聲尖叫。
拉克絲聽到叫聲,立馬衝進了屋裏,喊道:“你在幹什麽!?”
黃色頭發的人見有人闖入,嚇得手中的匕首都掉落了,轉頭就跑,並且撞倒了尾隨拉克絲進來的米娅。
“拉克絲sama,怎麽了?”米娅驚奇道。
只見基拉胸口一個大洞,秫秫的在冒著鮮血,卡嘉莉灘倒在地上,懷裏抱著基拉。
“這...這...”米娅被眼前的狀況驚呆了,唯有拉克絲毫無驚訝之情的走向基拉。
“基拉,基拉,為什麽,為什麽要保護我,為什麽要替我擋下那一刀!你這個傻子,基拉~”卡嘉莉不斷的哭著,喊著,抱著基拉的雙臂因為哭泣而不住的顫抖,痙攣。
“終于...”拉克絲在基拉的面前蹲下,撫摸基拉因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頰。
“太好了呢,拉克絲,謝謝你。”基拉困難的說道。
“你不要再說話了,基拉,我們,我們馬上去找大夫,馬上去。”
“不用了,卡嘉莉,基拉,他已經死了。”拉克絲冷靜的對卡嘉莉說,與此同時,基拉最後的一滴眼淚,落在了拉克絲的掌心。
“怎...怎麽可能呢?基拉,基拉~你醒醒啊,基拉~”
拉克絲默默的起身,走向在一旁看了傻掉的米娅。“米娅,我們該走了,時間限制差不多了。”
“怎麽會這樣子,拉克絲sama?”米娅捂著臉,不住的掉著眼淚。
“米娅,你看。”拉克絲攤開掌心,赫然是一顆閃耀的銀水晶。
“這是?”
“基拉最後的一滴眼淚。”拉克絲解釋到。
“怎麽會這樣?”
“我想,這也是基拉他希望的結局。走吧,米娅。”
“但是拉克絲sama,卡嘉莉她...”
不待米娅說完,拉克絲便轉動了“命運的羅盤”,在卡嘉莉的哭聲中,她們消失了。



·綠水晶之章·


米娅似乎還沒有從基拉的事件中恢複過來。難道,要得到水晶,就是要去面對這一切的痛苦?拉克絲sama,你是怎麽想的?
“米娅,手镯上嵌著銀水晶,還習慣嗎?”拉克絲關心毫無表情的米娅,這孩子,還在想基拉的事情嗎?
基拉的事情,拉克絲自己也很痛苦,的確,自己擔任了一個比較殘忍的角色,如果,她不把基拉的夢帶走的話,基拉還能多活一段日子。但是,那真的就是基拉所希望的結局嗎?她不知道,她也不能替基拉來回答這個問題。一切的疑惑,都讓它留在那個水晶世界中吧。
就在拉克絲跟米娅各有心事的在街上走的時候,街邊突然躥出了一個藍色頭發的小男孩,一把搶了米娅手中的镯子就跑。
米娅一個震驚,也緊接著追了上去。
但是,似乎這裏是小男孩的地盤,在狹窄的巷子的連續拐彎之後,米娅她們還是把小男孩給追丟了。
“拉克絲sama,這可怎麽辦?都怪米娅,都是米娅不小心,才會把镯子給弄丟了。”米娅焦急的說道。
“米娅,不要急,也許,這個就是古老的魔法在這個世界帶給我們的考驗。”
“?”
“你剛才有沒有看到,那個小男孩的眼睛是綠色的?”
“你是說?”
“沒錯!這裏是綠水晶的平行世界,而他的眼睛是綠色的,也許,他跟綠水晶有著不解的關系。”
“但是,我們把他給追丟了亞,拉克絲sama,這不等于是把銀水晶跟綠水晶一起弄丟了嘛!”
“米娅,不要急哦!”拉克絲微微一笑,“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們會有好運的。”

***********************************

弄丟了水晶的米娅跟拉克絲在街上隨便走著,只見前方圍著一群人。
米娅愛湊熱鬧,習慣性的衝進了人群一探究竟,拉克絲都沒有來得及拉住她。
“居然來我店裏偷東西!這次終于被我給抓住了!”說話者長的人高馬大,一把抓住了那個被他成為小偷的嫌犯。
“穆,你就別生氣了。讓他交出了東西就算了吧。”身邊一個女士說到。
“這怎麽可以!他已經很多次了!這會敗壞我們店的名譽的!”
“......這...這也沒有辦法啊。”

“啊!是那個男孩!”米娅看清了小偷的真面目,赫然就是剛才偷了他手镯的藍頭發孩子。
“這位先生,請放了他好嗎?”這時,拉克絲走出了人群,“我沒有看住他,是我的不對,請你原諒他這一次吧,我保證他不會有下次了。”
看到翩翩的拉克絲,穆也不好意思抓著男孩,便放下了他,“如果你能保證的話,這件事就算了。”
“謝謝你!”拉克絲走到男孩身邊,“把東西還給人家吧。”
男孩乖乖的把東西還給了穆。

***********************************

“你叫什麽名字?”三個人坐在河邊的草地上,拉克絲開口問藍發小男孩。
“阿斯蘭。”
“阿斯蘭啊,很好聽的名字呢。你爸媽給你取得嗎?”
“不是。我完全不記得我爸媽了,名字是伊紮克給我的。”
“伊紮克?”
“嗯,伊紮克是給了我名字,給了我生活,給了我希望的人。”
“噢?具體說說他吧。”拉克絲感興趣的說道。
“那天,我因為偷東西被抓到,被人打得很慘,倒在路邊。這個時候,伊紮克走了過來...”

[“你叫什麽名字?”
“我...我沒有名字。”
“你的家人呢?”
“我沒有家人。”
“很好,如果你肯為我而去偷竊,那麽我就允許你跟著我,我也會給你名字,你怎麽想?”
“我願意跟著你...”
“那麽從今天起,你就叫做阿斯蘭。”
“阿斯蘭?”
“是的,還不走,阿斯蘭?”]

阿斯蘭默默留下了眼淚,複述這個故事。
拉克絲捧起他的臉,眼淚掉在拉克絲的手裏,依舊,是眼淚。
“從那天起,我就一直跟伊紮克在一起。我不知道當時自己為什麽會回答得如此爽快,但是,現在,伊紮克就是我的全部。”
“那麽,是他讓你來偷竊的?”
“不!不是!其實...伊紮克他病了...”
“什麽病?”
“不知道,一種很古怪的病。”
“是嘛...那麽你是為了...”
“這個镯子還給你。”阿斯蘭打斷拉克絲的話,“算是謝謝你今天幫我解圍。”
“啊?哦~謝謝~”拉克絲接過镯子,遞給米娅戴上。
“我要走了,再見了。”
“等等,阿斯蘭。”拉克絲叫住了他。
“?”
“帶我們去見見伊紮克吧?”
“你們要見伊紮克?”
“嗯,也許,我們會有幫助的。”拉克絲笑道。
“那,好吧,你們跟我來。”阿斯蘭掉頭就走。
“拉克絲sama,他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跟著他,這好嗎?”米娅開口問道,她知道,這個叫阿斯蘭的男孩的眼淚,並沒有如願的變成綠水晶。
“米娅,你不覺得他很可憐嗎?我想幫助他,這無關于水晶。”
“拉克絲sama......”

***********************************

尾隨阿斯蘭來到一個廢棄的舊工廠的停車間,拉克絲跟米娅遇見了伊紮克。
這是一個目光銳利的銀發的年輕人,他若有所思的看著拉克絲。
“你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伊紮克問道。
“此話怎講?”拉克絲上前一步,徑直走到伊紮克的面前。
“你是人類,而那個人,”他指了指米娅,“她是你的妖精。你們是來挑戰四顆水晶的,為了尋找她的幸福。”
“你怎麽會知道的?”米娅插嘴。
“因為,你們總需要一個指路人。而我,就是那個人。”伊紮克看了看拉克絲,說,“只可惜,你們一開始選擇了白色,而不是綠色。”
“我以為白色是萬色之母,所以認為應該從白色開始。”
“其實不是呢,我被安插在綠色水晶的世界裏。”
“那麽,你的安插,是為了告訴我們什麽呢?”米娅再次插嘴。
“你們經曆過銀水晶的世界,大致也應該知道了。其實,我只是被派來告訴你們,水晶不只是呈現水晶的樣子,它會隱藏,幻化。它往往是相關人最重要的東西,或最真實的東西,抑或,根本不是東西。你們如果要獲得水晶,就必須成全那些人的願望,但是,相對的又要打擊那些人的願望。”
“基拉...”
“沒錯。”伊紮克繼續說,“你帶走了基拉的惡夢,基拉也如他所願的為自己的姐姐而死。可以說,你們幫助基拉解決了他對親情的困惑。但是,他失去了生命,這個代價,讓他的姐姐一個人面對生活,面對打擊。這樣的結局,也算是完美?”
“沒有完美,不可能完美。本來這就是世界的組成,所以不可能完美。我不希望自己去解決那些人的問題,我只希望,我能夠盡我所能做點什麽,給他們靈魂的一點安慰,他們就會感激地留下水晶,把它給我,我所做的這一切,也就足夠了。”
“那麽,你不會感覺到自己的卑鄙嗎?”
“卑鄙?”
“你用片面的方法,表面化的解決了他們的問題,以獲得水晶。你不覺得自己都是在為了自己嗎?!”
“我不覺得!”拉克絲正言,“也許我的確有我的目的,但是在我的心目中,他們都獲得了自己所要得安詳。我不會為了自己的目的而逼迫他們,他們可以選擇,與此同時,我也尊重他們的選擇。但是你呢!?你不同!你來到這個世界,只是為了告訴我相關的訊息。你本是一個孤獨的個體,你不該與別人有牽連。但是你,你卻牽連了這個孩子”拉克絲一把拉過阿斯蘭,“你不給他選擇的機會,你讓他為你而生存。”
“我願意為伊紮克而生存!”阿斯蘭辯解道。
“你不要說話。”米娅阻止了阿斯蘭。
“伊紮克,”拉克絲放開阿斯蘭,繼續說,“你應該知道,你在這個世界生存,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我。我的到來,等你把一切都告訴了我之後,你將會從這個世界消失,但是,這個孩子怎麽辦?!他還傻傻的認為你是病了,他為了你,做了多少耽誤自己的事情!難道,你要丟下他一個人,然後消失不見嗎?這就是你所謂的正確嗎?”
“與你的口頭之爭我不想繼續,我們的思想也許永遠得不到統一。並且,告訴了你這一切之後,”伊紮克看著阿斯蘭,說,“我將會消失,也就是你們所謂的死去。”
“不!不要!”阿斯蘭甩開米娅的手,跑上前抱住伊紮克,“如果伊紮克死了,我該怎麽辦?!”
伊紮克低下頭,溫柔的擺弄阿斯蘭額前的頭發,“去找一個新的人,讓他給你新的名字。換一個人生活吧,我們的時間到此為止了。”
“我不要!不要!”阿斯蘭眼淚直往下掉,“沒有了伊紮克,我怎麽知道自己該怎麽生存呢?這一定是個玩笑吧?一個拙劣的玩笑!”
阿斯蘭的目光瞥向了拉克絲,拉克絲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感覺到自己懷中抱著的人的溫度漸漸的降低,身影漸漸的變透明模糊,阿斯蘭喏喏道,“難道,所謂的消失,就是連沒有靈魂的身體都不存在了嗎?難道,就徹底沒有了嗎?”
“阿斯蘭,我很抱歉,也許,連你對他的記憶,也會消失。”拉克絲不忍心的說。
“又要...又要回到從前沒人需要我的時候了嗎!?我不要...我不要!”阿斯蘭推開手中漸漸消失的‘人’,衝到拉克絲的面前,“這一切...一切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的到來,伊紮克就可以和我一起生活,一起生活到最後了!為什麽!為什麽你要來!?為什麽你要出現!?”
“因為,我也有我所需要的幸福。”
“因為你的幸福......好自私...你好自私!你為了你自己,導致了我和伊紮克不能在一起,你怎麽可以這樣!?你怎麽可以這樣的自私!”
“啪~”
米娅一巴掌打在阿斯蘭的臉上。
“不准你說拉克絲sama自私。也許,你認為我們為了自己的幸福,而斷送了你的,你認為我們予你不公平。但是,你現在這樣的質問,是想回敬我們嗎?你認為在你的責問下,我們會得到真正的幸福?你這難道不也是種自私嗎?”
“米娅,不要說了。”拉克絲阻止。
“不!我要說!”米娅異常的堅定,“不可挽回的東西,留著會很痛苦,但是丟掉也很痛苦。兩者都會痛苦,你難道不會選擇為了保護它而痛苦嗎?為什麽!?對你同樣是一種痛苦,但是對于我們,我們卻有希望幸福啊!你為什麽不能把幸福給我們呢!?你也好自私,好自私!”
“米娅...”拉克絲痛苦的垂下眼睑,“他還是個孩子,不要讓他選擇。”
“但是...”米娅也在掉眼淚,她摸了摸拉克絲的臉,“為什麽要讓拉克絲sama為了米娅犧牲那麽多呢?!這不公平!”
“米娅...不要再說了。我們走吧。留在這裏,只會給這個孩子痛苦與刺激。”說著,拉克絲便拉著米娅的手,往外走。
“等等!”阿斯蘭叫住了她們。“等等...”
“?”
“我要給你們一樣東西,也許,伊紮克也希望給你們。”
“什麽東西?”米娅問。
阿斯蘭緩緩的攤開掌心,裏面俨然是一顆綠色的水晶。
“這是伊紮克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給我的。”
“果然...果然還是在這個孩子身上啊,拉克絲sama。”
“你留著它做紀念,不是更好嗎?”拉克絲不理睬米娅的話,對阿斯蘭說。
“不用了。我不會去尋找新的名字,所以,我不用承載對伊紮克的回憶。伊紮克就在這裏,”阿斯蘭指了指自己的心,“我不需要實體來證明,因為他,的確存在過。”
拉克絲緩緩的接過阿斯蘭掌心中的水晶,把它放在米娅的镯子上的空位。
拿出羅盤,准備前去下一個城市。
臨走前,她們聽到阿斯蘭的聲音。
“為什麽我會流淚?
是因為活著而高興嗎?
還是遺憾?
我也不知道,
只是身體無法停止的顫抖著。”



·紅水晶之章·


“拉克絲sama,這裏似乎是廢墟呢。這次,我們來到了一個廢棄的城市,該怎麽去找水晶呢?”
“嗯,的確,是沒人呢。不過我有一點很在意。”
“是歌聲嗎?”
“沒錯。”
“也是呢。從來到這裏開始,就一直有著淡淡的歌聲,應該是有人在唱歌吧,肯定是從哪裏傳來的。”
“米娅,順著歌聲,找吧,也許,歌聲的盡頭,就是我們需要找的紅水晶。”

***********************************

“也許我和你在遙遠的過去是屬于同一個靈魂,而這分散的兩個靈魂渴望回歸最原始的狀態。露娜,繼續為我唱,不斷的為我唱歌吧。”紅色長發披肩,毫無打理,顯得蓬亂,汙垢。
被叫露娜的女孩,同樣是紅色的頭發,卻打碎成俏麗的短發,臉蛋精致,穿著別致的洛可可時代的洋裝,跪在對方的面前,不斷的唱著。
“嗒~”瓦片被踩碎的聲音。
“誰?!”露娜停止了歌唱,猛然的回頭問到。
“對,對不起。”米娅懊惱自己怎麽這麽不小心,打斷了這迷人的歌聲。
“人類?...”
“我,我是不小心的,我本不想打斷你們,真的。”正在米娅為自己的行為抱歉的時候,無意中發現長發女孩的脖子裏挂著一個挂件,顯然是一顆紅色的水晶。
“拉克絲sama,你看。”米娅指著長發女孩的脖子。
“米娅,難道,那個就是?”拉克絲似乎也為這輕而易舉的找到水晶的現象而驚奇。
“嗯,我去近距離看看。”說著,米娅便跌跌撞撞的走到長發女孩的身邊,順手就往她脖子上的挂件摸去。
“你想對梅玲幹什麽!?”叫做露娜的女孩喝問道,一把抓住米娅的手。
“厄,我只是想看看這個挂件,沒什麽別的意思。”
等到露娜輕輕的松開了手之後,米娅仔細看著手中的紅水晶,正當她呼喚拉克絲也過來看看的時候,紅水晶在米娅的手中碎裂了。
“碎...碎了...拉克絲sama,這應該不是我們要找的紅水晶吧?”
“嗯...應該不是。”拉克絲回答道,“但是...”拉克絲的眼光飄向在一旁的露娜。
“梅玲,水晶碎了,你生命的紅水晶碎了,你就快要死了嗎?”露娜呆呆的自言自語。
“那個...你...你不要緊吧?”米娅問露娜。
“我不要緊。”露娜垂下眼睑,幽幽的說,“路人,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麽事情?”米娅問。
“呆會兒我會唱一首歌,等我唱完的時候,把我背後的發條扯斷。”露娜指了指自己頭頸背面的一個奇怪的地方。
“發條?你在說什麽啊?怎麽都聽不懂!?”米娅奇怪。
拉克絲伸出手阻止了米娅的話,“露娜,我可以這樣叫你嗎?你想讓我們幫你,是不是欠我們一個故事呢?”拉克絲淡淡的說。

***********************************

“我是一個人偶,是一個生活在絕望中的人民為了忘記這些絕望而制造出的能歌善舞的快樂人偶,我不斷的見證著周圍人的老化,死去,但是我卻依然不會變老,如此,度過了一萬兩千年。本來那些旋律優美的歌,在我唱來,卻仿佛成為了臨死的悼念。終于,不知道在哪個時代,我被人們看成了帶來不幸的人偶,我的歌聲,也成為了禁忌的樂曲。我開始不再唱歌,但是人們似乎仍然很恐懼我,他們把我丟到了一個傳說有亡靈存在的地方。
昔日有一個人類小孩在聖母之地哭泣,那孩子被村中的人們所迫害,並被舍棄到傳說有亡靈存在的地方,那個孩子,就是梅玲。
我也是在那裏,遇見了梅玲。
當時,梅玲頭發蓬亂,衣服破舊,髒髒的,給人一股恐怖的感覺。她問我“唱歌怎樣?”這麽些年代來,第一次有人請我唱歌,我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我告訴她“讓我唱吧。”梅玲似乎愣住了,她哭了起來,說“你唱?為我而唱歌?從來就沒有人會為我這樣做的。”梅玲還告訴我,人類因迷路而誤進這裏的,我並非是第一個,正確的來說,是第六個。在我前面的那五個人在聽到梅玲說唱歌怎樣時都突然襲擊她,說她是怪物而窮追猛打。可憐的梅玲,她只不過是問唱歌怎樣而已!于是,內心受傷的她,便將之前的五人殺掉了。而我告訴梅玲,“我是人類所制造的人偶,我的存在價值就是為了人類而活動。我並不是人類。”但是梅玲對我說“請唱吧,永遠為我而唱,人偶。”
傻傻的梅玲,被我感動著,也被自己編織的美麗感動著,一直,一直安靜的聽我唱歌。自那天開始,梅玲便開始了和我在一起的時光,十年,二十年。
很快,梅玲變得不能活動了,她的心髒的聲音漸漸變得微弱,梅玲告訴我,她胸前的紅水晶,象征她的生命,如今,紅水晶就快要沒有力量存活了。梅玲請求我,讓我陪她共處到最後,為她唱最後的一曲哀悼。我答應了她。
但是,但是如果梅玲死了的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麽呆下去了,在這一萬多年來的時光裏,就只有梅玲肯接受我這個人偶啊。
所以,請讓我以人偶的身份活動到最後,活動到梅玲生命的最後,然後,我也可以走向這個最後了。一萬多年,時間真的是足夠漫長了。”

***********************************

“拉克絲sama,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米娅回頭望了望倒在地上的兩人。
“米娅,這是露娜所希望的,我們成全了她,她會和梅玲永遠在一起的。”拉克絲閉上眼睛,努力不讓眼淚掉出來。
“露娜嘴裏的,就是我們要找的紅水晶嗎?拉克絲sama?”米娅看見拉克絲剛才在露娜的嘴裏,慢慢的取出一顆紅色的水晶。
“似乎就是,米娅,我不想再留在這個地方了,我們走吧。”
“嗯。”
風吹起了兩人的衣角,也吹走了露娜和梅玲兩個人的生命。
“命運的羅盤”帶走了拉克絲和米娅,卻帶不走另外兩個被困在聖母之地的靈魂。



·紫水晶之章·


來到了紫水晶的世界,空氣都仿佛是新鮮的。靓麗的衣服,幹淨的街道,一股十八世紀的感覺。拉克絲跟米娅都似乎被感染到了快樂。
她們來到街邊的某個茶水小店,享受友好的店主免費請他們的茶水。
“哈~你們是新來的?我叫做尼高爾,是這個茶水鋪的老板。”店主溫文爾雅,卻有活潑開朗,是一個很有魅力的人。“你們來到這個城鎮是要做生意的?”
“啊,不,不是的。我們是來找東西的。”米娅回答道,她很喜歡這個老板。
“找東西?”
“嗯,你看,就是這個東西。”米娅擡起了自己的手,把手镯給老板看,“我們要找這上面的寶石,一顆紫色的水晶。”
“啊!你們要找這樣大小形狀的紫色水晶?!”
“對阿,莫非,老板有什麽線索?”
“還真被你給問對人了,我的確是知道線索。”
“?”拉克絲開口,“老板,請務必告訴我們,這對我們很重要。”
“其實拉,我也不能很肯定,但是我看這個形狀跟樣子,還有你們說的紫色,的確是這裏有個人有這種樣子的水晶。”
“老板,你就別賣關子了,告訴我們吧。”米娅一把搭上尼高爾的肩。拉克絲微微皺眉。
“就在這條街拐彎處的房子裏,住著一個叫做真的男孩。他爸爸遺留給他一把匕首,上面就是這樣子的一顆紫水晶。”
“謝謝老板啦~”
“哎~你們等等啊~”尼高爾叫住了欲離去的兩人,“你們就打算這樣去?然後跟他說‘啊~請你把家傳匕首上的紫水晶摳下來當贈品送給我吧~’!”
“老板~~~那你要我們怎麽辦嘛!?”米娅看到尼高爾裝女生說話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聽著,以下可是我的超級情報消息大奉送哦。真以前有個女朋友,叫做史代拉,但是聽說她被鎮裏有錢有權的霸主奧盧搶去了。你們要從這方面下手。”
“哈哈~老板不愧是老板,謝謝啦。”

***********************************

拉克絲跟米娅來到真的家門口,房子如同映照了主人的心情,呈現出一種死一般的寂靜。米娅寒蟬著按下了門鈴。
“你們是誰?”不知為何,真對眼前這兩個粉色頭發的人似乎沒有一絲好感。
“啊,你就是真吧?”米娅開口。
“我就是。”
“呐,是這樣的,我們想問你要一樣東西。”
“什麽東西?”
“你家傳匕首上的紫水晶。”
“你們是瘋子嗎!?這種家傳東西,我怎麽可能隨隨便便給陌生人!?”說罷,真便打算狠狠地關上門。
“史代拉!”米娅叫到,“如果,我們能把史代拉帶回給你,這筆生意你做不做?”
“米娅...”拉克絲始終覺得這樣不妥。
“......你們...能夠帶回史代拉?”真的語氣偷漏了一絲妥協。
“那,你不請我們進去坐坐?”米娅推開門,自主的進入了真的家。

“真,雖然我們看上去是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生,但是我們確信我們有能力救出史代拉。”米娅坐在沙發上,主動開口。
“怎麽可能!?奧盧有錢有權,不可能這麽輕易救人出來的。”
“但是,你卻給了一次相信我們的機會,讓我們進來不是嗎?”拉克絲一針見血的說道。
“...”
“真,告訴我們,這把匕首,對你而言,有多麽重要。”拉克絲循循善誘。
“匕首,是我父親的遺物。從小,我就只有父親的照顧,所以,這把匕首,對我來說很重要。”
“那麽史代拉呢?”
“史代拉,她是我的青梅竹馬,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我們在一起很開心。她很漂亮,很純真,但是卻被奧盧給搶走了。”
“搶走了?”
“奧盧把她關在自己的住處,不讓她出來,可惡的奧盧,可憐的史代拉。”
“如果讓你選一樣,你選匕首還是史代拉?”米娅插嘴到。
仿佛有一瞬的痛苦,“我不知道。我都想要,父親,愛人,為什麽我不能統統得到?這個世界對我毫不公平,為什麽有錢有權的人就可以隨便搶走別人的女朋友!?”
“真~”拉克絲摸了摸因為痛苦而埋在臂彎中的真的頭,“我無意因自己的幸福而施與你選擇的痛苦,但人生這個大煉爐本就是一場選擇的遊戲,你不但需要一個正確的選擇,更需要的是選擇的勇氣。在這件事上,你是被考驗的,但在這個世界裏,你卻是我的考驗。真,先讓我們看看匕首吧,也許,它根本不是那個讓我們接受選擇的東西。”
“嗯...”說著,真在房間的一角的一個玻璃櫥裏,拿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小而精致,手柄是純金打造的,在手柄的末端,鑲著一顆紫水晶。
“拉克絲sama~”米娅震驚的看著拉克絲。
“是的,米娅,這的確是我們要尋找的紫水晶,我也不知為何它會以正身出現。”拉克絲滿臉嚴肅,視線轉向了真,“好了,真,做出決定吧。匕首還是史代拉?”
“我...”
“不能猶豫,這個選擇,沒有猶豫的機會。”拉克絲更顯女神風範。
“我選史代拉!”真似乎豁出去了,“如果你們能帶回史代拉,我就把匕首給你們。”
“相應的,如果我們帶不回她,我們絕不會問你要任何東西。”米娅向真保證。
“你們只有一天的時間,我不保證我會不會改變主意。”
“好!說定了!”
“那麽,我們走吧,米娅。”拉克絲起身往門口走去。

“拉克絲sama,我們為什麽不在他家過夜啊?我們沒有地方可去耶!”米娅抱怨道。
“米娅,雖然我們決定明天去奪回史代拉,但是今晚,真的情緒在一個不穩定的階段,我們在他家,會給他很多刺激的。”
“可是,我們豈不是沒有地方過夜了?”
“這也沒有辦法啊~”拉克絲似乎不忙不亂。
“嗯...有了!不如,我們去尼高爾那裏,找他留宿我們吧?!”
“果然,”拉克絲敲了一下米娅的頭,“你果然不出所料想到了找他。你跟他似乎還挺投緣的啊?!你倒不如留在這個世界了!”
吐了下舌頭,米娅偷偷的瞄了一眼拉克絲,“拉克絲sama,你這不會,是在吃醋吧?”
“好你的米娅!什麽時候膽子這麽大敢數落我了!?”拉克絲佯裝生氣地說道。
“啊~米娅不敢~米娅不敢~”說著說著,兩個人往尼高爾的店鋪跑去了。

***********************************

第二天清晨,米娅跟拉克絲早早的醒來,為了接下來的奪回行動在做准備。
“拉克絲sama,我看你還是不要去了,米娅去就可以了。”
“可是米娅,我不放心你啊。”拉克絲不肯答應。
“但是,米娅會隱身啊,而拉克絲sama不會,這樣會很麻煩的。”
“雖然如此,但是...”
“好啦,拉克絲sama,放心吧,米娅一定很快的帶回史代拉的,然後我們去真家拿到紫水晶,很快就能告別這段流浪的日子了。”
“嗯...那麽米娅,你要小心哦。”
“放心吧!”

***********************************

順利潛入!哈~
米娅不費吹灰之力,順利打入了奧盧的老窩,但是,她有一點後悔——自己為何不問真要一張史代拉的照片!?導致現在自己都不知道誰是目標了。
不過,幸好老天照顧,她在經過走廊的時候,碰巧碰見一個仆人從一間房裏走出來,還說了句“史代拉小姐,我先告退了”。
果然啊,老天都眷顧自己,想讓自己得到幸福呢。還有那個愚蠢的自稱神的迪蘭達爾,哈哈,你等著認輸吧。
進入房間,米娅見房間裏只有一個女孩,便大膽的解除了自己的隱身狀態,“你就是史代拉吧?”
“你,你是誰?”史代拉仿佛被嚇了一跳。
“你不要怕,是真叫我來的。”
“真?”
“對阿,她說你被奧盧抓走了,所以用家傳的匕首做條件,讓我來救你。”米娅解釋道,“快點,跟我走吧,史代拉小姐。”
“我不會跟你走的!”史代拉斷然的拒絕了米娅。
“為什麽?你是怕被發現嗎?放心,我有能力讓你不被發現而逃出去的,你看,我不就是這樣進來了嘛~”米娅耐心的解釋道。
“我不會跟你走,我不會回到真的身邊的。”
“?!”米娅驚呆了,“為什麽?難道你跟真不是青梅竹馬嗎?難道你不想跟他在一起?你是被抓來的啊!”
“哼!我才不是被抓來的!”史代拉擺擺衣服,泰然的坐下,直面米娅,“我是自願跟著奧盧的。”
“!”
“真,她毫無遠見,毫無報複,家境又不好。沒有錢,如何供養我奢華的生活要求。借著跟我是青梅竹馬的名義,想霸占我的幸福。這怎麽可能!我要自己選擇自己的道路,也許我出賣自己的良知,但是,我過得很好。你看看這些珠寶,首飾,無論哪樣,都是他一輩子都買不起送給我的!我選擇一種讓自己活得更好的方式,難道有錯嗎?”
米娅無語。

***********************************

“就是這樣,她是這樣說的。”米娅緩緩的對拉克絲複述到。
“......我們不能強迫她什麽,還是先要告訴真,我們失敗了。”
“可是...”
“我知道你擔心什麽,米娅,也許,我們還會有機會的,不要放棄。”

來到真的家裏,面對的是真的一臉期待。
“史代拉呢?”真問道。
“對不起,真。”拉克絲開口,“我們沒有能力帶回史代拉...”
“怎麽會這樣子呢!?”真拉住拉克絲的衣領。
“真,你冷靜點,你放開拉克絲sama先。”
“你們答應我的,你,還有你,為什麽?為什麽你們做不到!?為什麽!?”
“真~對不起,我們沒有能力,我們,還是先走了。”拉克絲默默地說。
“滾!都給我滾!我不要看到你們,你們這群騙子!騙子!”

***********************************

[你不會贏的。看著吧,你得不到幸福,神的話將會應驗,陀螺不會倒轉,盔甲的主人不會複活,傀儡娃娃不會有知覺,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眼裏。]
可惡的迪蘭達爾,一切,都要應了你的寓言不成嗎!
怎麽可以這樣!怎麽可以!明明是就要到手的幸福!
不行,我要自己爭取,我要爭取我的幸福,我不會輸給你的,我一定要贏。

夜風吹著,米娅開啓了隱身狀態,悄悄的離開了拉克絲身邊,來到了真的家門口。

***********************************

“拉克絲sama,早晨好。”
“?”拉克絲睜開眼,“米娅?”
“拉克絲sama,我們要抓緊時間離開這了哦。”
“可是米娅,真他...”
“你看!當當當!”米娅揚起自己的手,手镯上赫然閃耀著四種色彩的水晶。
“紫水晶...”
“真想通了,我把我們的事情告訴了真,祈求到了他的諒解,他同意把紫水晶給我們了。”
“真的?太好了!那麽...史代拉的事情呢?”
“我沒有跟他提,我想,也許比起憎恨史代拉來,他更適合憎恨奧盧。”
“嗯...也許...”拉克絲若有所思,“我們回去吧。”說著,拿出了羅盤,轉動。

***********************************

空蕩蕩的房子,只有一個人的聲響在回蕩著。
“史代拉......爸爸......史代拉......爸爸......史代拉!爸爸!”



·終章·


“拉克絲sama~我剛剛接受古老的儀式了,米娅不再是妖精了!”四顆水晶,長老的咒語,一切都井然有序,米娅忍不住興奮,第一個跑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拉克絲,腳未踏進門,聲音先傳到了。
“咦?”在梳頭的拉克絲,聽到有人叫自己的聲音,不自禁的回過了頭,看到的是一頭與自己同樣漂亮的粉色秀發,秀發的主人臉上帶著興奮的微笑。
“拉克絲sama~我們,我們成功了,米娅不再是妖精了,米娅得到幸福了!”米娅徑直的走到拉克絲身邊,在拉克絲身後坐下。接過拉克絲手中的梳子,替拉克絲打理秀發。
“我...你是?”
“你怎麽了?拉克絲sama~我是米娅阿~米娅!”看著表情迷惑的拉克絲,米娅有點慌了。
“對不起,我們似乎,沒有見過。”
“?!
拉克絲sama,怎麽會沒有見過呢!?我是你的妖精,我是米娅啊!”米娅驚呆了,拉克絲沒有見過自己?!
“米娅,你是叫這個名字吧,你知道,妖精是要上一世辜負別人,下一世才會淪落成為那個人的妖精的。”拉克絲轉過身,正眼盯著米娅。“你是一個好好的人,你手裏的镯子都嵌著水晶,你怎麽可能是我的妖精呢?”
“那是因為,你為我找到了四顆水晶,你為我找到了幸福啊。我們一起去尋找的,難道你不記得了嗎?!”
“對不起,我並沒有這個記憶,米娅,你似乎認錯人了。”
“怎麽可能呢,拉克絲sama。”
“米娅,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繼續梳頭了。”拉克絲從米娅手裏拿過梳子,轉身,繼續打理自己的秀發,留下驚呆的米娅。
“怎麽會這樣呢!?拉克絲sama怎麽會不記得我了呢!?一定是有哪裏搞錯了!我要去問烏茲密長老,一定是哪裏搞錯了!一定是!”說著,米娅飛奔出拉克絲的家,往長老家的路上趕去。
“真是個怪人呢。”拉克絲看了一眼離去的米娅的背影。

***********************************

“米娅~”
“誰?”在趕路的米娅仿佛聽到有人在呼喚自己的名字,回頭看去。
沒有人...
等到再回過頭的時候,眼前赫然站著一位男子,這個人,沒錯,他是迪蘭達爾,智者迪蘭達爾,那個自稱是神的男人。
米娅揚起自己的右手,在迪蘭的眼前甩了甩镯子,“我們的打賭,是我贏了,我收集齊了屬于我的水晶,我得到了我的幸福。”
“米娅~你的幸福是什麽?”迪蘭問到。
“......這個...跟你沒有關系!”想到了拉克絲sama不記得自己了,米娅滿心思想去找長老,懶于跟智者迪蘭糾纏。
“我跟你的打賭,似乎還是我贏了呢,米娅。”迪蘭達爾緩緩的轉過身,淡淡地說道,“我只是說你無法得到幸福,但是我並沒有說你無法集齊水晶。當你集齊水晶之後,你就會去進行古老的儀式,接著,你就不是拉克絲的妖精了。你的幸福,是想跟拉克絲永遠在一起吧?真可惜呢!一旦妖精變回了人類,那麽,他的主人,將再也不會記得他。你的幸福,似乎,得不到呢。”
“......你胡說...你胡說你胡說!”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長老,長老會告訴你,古老儀式的結果是不可改變的。”面對米娅的情緒,迪蘭冷淡的留下這句話,轉身欲離去。
“等等。”
“?”
“我還要跟你打一個賭。”
“賭什麽?”
“我賭下一世,我一定會跟拉克絲sama在一起。”
“如果你贏了,你們將會下一世在一起,那麽,如果你輸了呢?”
“那麽我將失去現在的生命。”
“真是個惡劣的賭呢,你似乎都能受益。”
“但是不是這一世......”
“好!那我們就再賭一次。我想,現在,你也該繼續你的路程了吧。”說罷,智者迪蘭達爾便消失了。

***********************************

米娅轉過神,神情暗淡的跨出她這一次的第一步。
方向,與剛剛截然相反。
身上,帶著從一個叫做真的小孩那裏偷來的匕首。
一步一步,米娅落淚了,變成人以後第一次的淚水。
“忘記一個人,也算是種辜負吧~拉克絲sama~”


End.





No.10 / 同人創作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死神][白戀]外出九番 / 主页 / [網王][切丸]命名為欠大家一個人情大行動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