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様の世界



闪烁のBO




正直の交代


蟹

Author:蟹
涉内ID:crabking
涉外ID:蟹子
劳作ID:螃蟹
绝对本命:岸尾だいすけ
旦那萨玛:铃木达央
儿子儿婿:寺岛拓笃&梶裕贵
家中人士:杉田智和、中村悠一、代永翼、下野紘、鸟海浩辅、石田彰
三妻四妾:阿布、教主、朱雀、忍大人、阿银、委员长、cloud
主推CP:DH、ZC、切丸、拉神、白黑、A3、银土
本家亲家:阿花(主子)、桃子(宠物)、饼妈(亲家母)、蕉儿(儿子他老公)、馨(夫人)、妍(老婆)、小雪(情敌他妈)、mi(隔壁邻居)、女王(玩物小M)小水(执事)... ...
所属组织机构:尾尾动听、拓印、没钱组、D.O.4 [都严重不称职...]
四字总结:猥、败、咩、雌



携手桃子专区


STEAL



欢迎boss归来~
dh everyday


背德の留言




蟹家LOGO自选带走




友达の世界


☆★☆★☆ 所谓朋友 ☆★☆★☆

☆★☆★☆ 所谓应援 ☆★☆★☆



JQの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不和谐居民数の统计




2008.08.07 [同人]織田信長 <<10:00


狂寫~狂寫~

不指望寫的好了~但是指望讓這種暧昧的曆史讓廣大群衆發現~


第一章:

◇◇◇◇◇◇◇信長房間◇◇◇◇◇信長◇◇◇◇◇利家◇◇◇◇◇信玄屍體◇◇◇◇◇

信長:主公!你這樣的做法實在是太卑鄙了!

利家:前田利家,你可知道你再說什麽?

信長:主公!假裝生病,把自己的親弟弟騙到自己的軍營再謀殺,這樣的做法,我實在是無法認同!實在是太有違武士道了!

利家:武士道?!

信長:主公!我跟隨你,正是因為相信您的品性,相信您一定能一統江山。

利家:我的確會這樣做到。

信長:但是主公!我眼中的主公不該是耍陰險計謀的人,而是應該堂堂正正決勝負的人!

利家:利家,你太耿直了。在這個戰爭的年代,耿直的人只適合上陣殺敵。

信長:那就請讓我上陣吧!

利家:住口!我之所以讓你當面看見這一切,你以為是為了什麽?!還不是本著對你的信任。你難道想摧毀這份信任嗎?

信長:主公!這可是您的親弟弟阿!

利家:親弟弟?!哈哈!哈哈!我父親為了讓信玄這個廢物繼承家業,曾多次派人來暗殺我!而我這個親弟弟也帶兵來打我!這個,就是所謂的親情?!

信長:主公……

利家:前田利家,你可記得我與你的初次見面?

信長:怎敢忘記。當日主公送與我一把洋槍,讓我來跟隨您,這一切,利家都曆曆在目。

利家:是的。當時,你向我發誓什麽?

信長:發誓一輩子效忠主公。

利家:是的,你記得便好。從今往後,不要嘗試再忤逆我了。

信長:遵命,主公。

利家:利家,我有沒有說過你適合紅色?

信長:哎?

利家:呵……

信長:主公,這衣服是?

利家:染了信玄鮮血的血衣。

信長:主公……

利家:正如同我當年為你披上我的衣服一般,我現在為你披上這件血衣,你可知道,這代表了什麽?

信長:是的……主公。

利家:哼!利家,這個時候,我允許你叫我的名字。

信長:這……這……

利家:哦?

信長:實在抱歉!主公。

◇◇◇◇◇◇◇◇◇◇◇郊外竹林◇◇◇◇◇利家◇◇◇◇◇阿松◇◇◇◇◇◇◇◇◇◇

阿松:利家哥哥~~~

利家:阿松,你此次叫我前來,有何要事?

阿松:利家哥哥,這個,是我爹的遺物。

利家:這個簪?

阿松:是的。當年我爹為了保護我和我娘,慘死在敵人手下。臨死前,他將這個簪給了我娘。豈料我爹剛死不久,我娘就改嫁他人了。我一氣之下從她頭上拿下此簪,抛棄了她,來投靠你家了。幸得阿辰阿姨待我如同己出,才得以成人。

利家:阿松…想不到你還有這麽一段坎坷的經曆。

阿松:利家哥哥。前些日子,我回老家看了娘親。我看到她無比幸福,這才發現正是由于改嫁,她才能忘記父親大人的慘死,過著幸福的日子。我也是這時候才明白自己錯了,自己舞刀弄槍,其實,幸福比什麽都來的重要。

利家:阿松,你能原諒你娘,我想你父親泉下有知,也會倍感欣慰的。

阿松:利家哥哥!

利家:嗯?

阿松:請你娶我為妻!

利家:啊?

阿松:請你去創造一個女子不用舞蹈弄槍的時代,請讓我協助你來實現吧!

利家:阿松……

阿松:利家哥哥!

利家:……

阿松:拜托了!利家哥哥!

利家:好!我娶你!阿松,請協助我來創造一個女子不用舞蹈弄槍的時代吧!



第二章:

◇◇◇◇◇◇◇◇◇◇◇利家房◇◇◇◇◇利家◇◇◇◇◇拾阿彌◇◇◇◇◇◇◇◇◇◇

利家:啊~~~一覺醒來,真是好舒服啊。恩~~~ 阿!我的簪子呢?!

拾阿彌:簪子?

利家:是的,一個簪子。紅色的,上面鑲著金片的那支!

拾阿彌:這個……小僧未曾得見。不過,剛才,小僧看見馬房的日吉進過利家施主的房間。

利家:日吉!

◇◇◇◇◇◇◇馬房◇◇◇◇◇利家◇◇◇◇◇拾阿彌◇◇◇◇◇日吉◇◇◇◇◇◇◇◇

拾阿彌:日吉!你是否拿了利家施主的簪子?!

日吉:簪子?是不是紅色的上面鑲滿金片的那個?

拾阿彌:看得這麽清楚,那變肯定是你偷得了!

日吉:什麽?!偷?絕對不是我!

拾阿彌:你還敢不承認?

日吉:不是我!我雖然現在暫時在馬房工作,但是我絕不是幹偷雞摸狗之事的人。我的確是進過利家大人的房間,看到過那只簪子,但是我絕對沒有偷!

拾阿彌:狡辯!進過利家施主房間的,只有利家施主本身,同你我了。

日吉:那你幹嗎不說是你幹的!?

拾阿彌:你說什麽!貧僧是出家人!

日吉:我也說了我沒有幹過!

利家:夠了!不是日吉幹的!

日吉:利家大人~~~

拾阿彌:利家施主?

利家:拾阿彌,是你幹的吧?

拾阿彌:你居然相信這只猴子而懷疑我?!

日吉:利家大人!你是第一個相信我日吉的人!

利家:拾阿彌!你不用裝了!把簪子還給我!不然,我打到你還!

信長:在吵什麽吵!!!

日吉,拾阿彌:啊!信長主公。

信長:利家,我不准你打拾阿彌。

利家:是……主公。

信長:呼!利家,晚上到我房間來。

利家:知道了,主公。

◇◇◇◇◇◇◇◇夜◇◇◇◇◇信長房間◇◇◇◇◇信長◇◇◇◇◇利家◇◇◇◇◇◇◇

信長:利家,這支,就是你的簪子吧?

利家:啊,是的。

信長:給你。

利家:謝謝主公。

信長:利家,你可不准記恨拾阿彌啊,知道否?

利家:我都聽主公的。

信長:呵呵。對了,你一個大男人的,用什麽簪子?是女人送的?

利家:恩!這簪子是阿松松我的。

信長:阿松?

利家:是我母親姐姐的女兒,很小的時候就寄住在我家了。

信長:這樣啊……

利家:上次今川軍召見家父的時候,我與阿松因為擔心,所以也同去了。想不到阿松竟在那裏看到了他的殺父仇人——德川家康(當時應該還沒有改名字,不過記不起來了……)。

信長:殺父仇人?

利家:是的。這簪子,是阿松父親的遺物。所以,得知主公替我要回了這個簪子,真的是萬分感謝。

信長:利家……僅僅是感謝的話……那可不夠啊……



第三章:

◇◇◇◇◇◇◇◇◇◇◇藥屋家◇◇◇◇◇信長◇◇◇◇◇藥屋◇◇◇◇◇◇◇◇◇◇◇

藥屋:織田公子。這茶,可是上等的好茶葉阿,為何您不品嘗一下呢?難道,是不對您的胃口?

信長:藥屋大人。我這人說話不喜歡拐彎抹角,我也不想浪費您的時間。我直說了吧,我此次前來,是想讓你為我打造槍支。

藥屋:打造槍支?

信長:是的!越多越好!上千支!上萬支!

藥屋:在下敢問織田公子,錢從何來?

信長:錢?我會從金川手中搶來給您的!

藥屋:你可知道,你與金川兵力的差距?

信長:是的。但是何懼?總之他會死!

藥屋:哈哈!真不愧是織田家的三公子,果然氣宇不凡!

信長:這麽說,您是答應了?

藥屋:恩…我會派一個技術好的技師去教你的人如何制造槍支的。

信長:教?

藥屋:是的。織田公子,這可是技術啊。

信長:……哈!好!好!技術!真是太好了!實在是感謝藥物大人啊!

藥屋: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信長:喔?什麽條件?

藥屋:你要做我的****。

信長:————

藥屋:茶道的****。

信長:哈哈,哈哈,好!做你茶道的****

◇◇◇◇◇◇◇◇◇◇◇會議房◇◇◇◇◇權六◇◇◇◇◇◇利家◇◇◇◇◇◇◇◇◇◇

權六:利家,你可真是聽信長主公的話啊。

利家:哎?權六大人此言是什麽意思?

權六:我可聽說了幼!

利家:聽說了什麽?

權六:我聽說,你為了一只簪子,差點打了拾阿彌。而信長大人一叫你住手,你便乖乖的住手了。

利家:唉,你說這個事情啊!其實,這也是我對主公該做到的聽命吧。

權六:恩,不錯!不過,我感興趣的是,這只簪子!它有什麽特別嗎?

利家:實不瞞權六大人,此簪,是我與一女子的定情信物。

權六:那就可喜可賀了!

利家:不過……家母打算將此女子嫁與我大哥利久。我也知道,嫁與大哥安享生活是為了她好…

權六:沒有這回事!

利家:權六大人?

權六:女子擇有志之夫嫁之,才是幸福!雖我不能斷言令兄利久大人的將來,但是依利家你如此般的信長主公的親咪,將來一定前途無量!若是你不嫌棄,讓老父來替你說親去吧!?

利家:啊!那真是太感謝權六大人了!

信長:誰要去提親?!

權六:信長主公~

利家:信長主公。

信長:利家,我可是都聽到了哦!

權六:那…主公的意思是?

信長:我不同意!利家你聽到了沒有?我不同意!

利家:主公!

信長:不准反抗我!利家,你太重感情了!織田家不需要你這種古板的男人!

利家:主公,利家曾發誓誓死效忠主公的!

信長:如果你定要娶這女人為妻的話,就不要再跟隨我了!

利家:主公!

權六:主公……

信長:利家!你想好了嗎?

利家:……

信長:————

利家:恕利家難從命!

信長:很好!你執意要成親,並且不惜背叛我的話,我也就成全你!不過!媒人方面,你去叫馬房的日吉來當!上次的簪子事件,你們不是很悻悻相惜的嘛!

權六:主公…這個…

◇◇◇◇◇◇◇◇◇馬房◇◇◇◇◇日吉◇◇◇◇◇利家◇◇◇◇◇信長◇◇◇◇◇◇◇

利家:日吉大人。

日吉:啊!利家大人!請不要向小的下跪阿!

利家:日吉大人!請您為我說親!拜托您了!

日吉:哎?我?

信長:是的,以你馬夫的身份。

日吉:利家大人……信長主公……

利家:日吉大人!拜托了!

日吉:這個…

利家:拜托了!!!

日吉:好……好!我答應!

利家:真是太感謝你了!日吉大人!哈!

日吉:利家大人!那真是恭喜你了!

利家:恩!謝謝啊!

信長:————

◇◇◇◇◇◇◇◇◇◇◇◇◇◇◇◇◇◇◇◇◇◇◇◇◇◇◇◇◇◇◇◇◇◇◇◇◇◇◇

利家與松順利成親。2年後,生得一女,取名阿幸。

日吉在織田軍中獲得提升,正式改名為木下藤吉郎。



第四章:

◇◇◇◇◇◇◇◇◇◇◇信長房◇◇◇◇◇信長◇◇◇◇◇利家◇◇◇◇◇◇◇◇◇◇◇

信長:利家!!!你可知道,你沒有得到我的命令而殺人了?!

利家:是的。

信長:我這兩年讓你結婚生孩子,是不是太放縱你了!啊?!你可知道,你殺的拾阿彌,可是我的人!?

利家:是的。

信長:知道的話為什麽還動手!?

利家:對不起主公!但是他侮辱了我的家人了!

信長:侮辱?

利家:是的。他侮辱了我的妻子,侮辱了她的人格!

信長:就是那個阿松?

利家:是的。

信長:你為了那個阿松而不惜殺了我的人!?

利家:是的。

信長:!!!你!!!你現在有沒有悔過之意!?

利家:錯不在我!

信長:住口!織田家的規矩——在不得到允許的情況下殺了自方的人,是死罪!你可知道!?

利家:利家任憑主公處置。

信長:前!田!利!家!

利家:反正,我這條命是早晚要為主公而死的。現在為了軍規而死,也不算是對不起主公。

信長:!!!



第五章:

◇◇◇◇◇◇◇◇夜◇◇◇◇◇信長房◇◇◇◇◇信長◇◇◇◇◇阿松◇◇◇◇◇◇◇◇

阿松:小女子參見信長主公。

信長:你是?

阿松:我是前田利家的妻子——松。

信長:你就是阿松?

阿松:是的。

信長:你可知道,利家為了你,殺了我軍的人?

阿松:小女子正是為此事前來。

信長:你以為你來了,事情就會改變了?

阿松:信長主公~請你繞了利家吧~

╔ 啪———— ╝

阿松:信長主公~你打我可以,任憑你打到出完氣為止,即使是殺了我,小女子也毫無怨言。只求你繞了利家,他對你的事業一定會有幫助的。信長主公~

信長:你以為我真不會殺你嗎?

阿松:只要你繞了利家,就請你殺了我吧!

信長:————你滾!你滾!

阿松:信長主公!

信長:你給我滾!我是不會殺利家的!

[我也不會殺你……因為,殺了你的話……]



第六章:

◇◇◇◇◇◇◇◇◇◇◇議事房◇◇◇◇◇信長◇◇◇◇◇權六◇◇◇◇◇◇◇◇◇◇◇

信長:利家最近如何?

權六:仍舊是在家安心帶小孩。

信長:恩……

權六:主公~

信長:什麽?

權六:既然擔心利家的話,何不把他叫回來?

信長:他可是殺了拾阿彌。

權六:這……

信長:在這臨戰的期間,把他叫回來,軍規何在啊。

權六:主公說的是。不如,讓他立個功吧?這樣就能名正言順的歸隊了。

◇◇◇◇◇◇◇◇◇◇利家家◇◇◇◇◇利家◇◇◇◇◇藤吉郎◇◇◇◇◇◇◇◇◇◇◇

藤吉郎:正如我所說的,利家大人,信長主公讓你去做今川軍的臥底。

利家:藤吉郎大人,你難道還不了解我嗎?我是這種不光明正大的人嗎?

藤吉郎:我明白。但是利家大人,主公說“利家還是想跟著我啊”,說明主公一心想讓你回來啊。這可是一個立功回隊的機會啊!

利家:我的確是一生都想要跟著信長主公。

藤吉郎:利家大人……

利家:但是,藤吉郎大人,我還是做不到。麻煩你回去告訴主公,前田利家不會去做今川軍的臥底,前田利家這一輩子都是織田軍的人,一輩子都追隨信長主公。

◇◇◇◇◇◇◇◇舞宴◇◇◇◇◇信長房◇◇◇◇◇信長◇◇◇◇◇阿甯◇◇◇◇◇◇◇

信長:阿甯。

阿甯:主公,叫阿甯來有何吩咐?

信長:有件事要告訴你。

阿甯:什麽事?主公。

信長:你……喜歡前田利家吧?

阿甯:是的……

信長:你可知道,他已是一個孩子的父親了?

阿甯:阿甯知道。

信長:那,你又可知道,藤吉郎喜歡你?

阿甯:阿甯知道。

信長:今天這場舞宴,可以說,是我特地為你而辦的,因為……

阿甯:因為?

信長:呵呵……你知道的吧?我已升藤吉郎為二等將了,他將來也算是前途無量了。而我,要求你嫁給他。

阿甯:謹遵主公命令。

信長:阿甯……聽說,我是你的殺父仇人吧?

阿甯:是的,家父正是死在主公手下。

信長:那你就這麽聽我的吩咐,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

阿甯:活著,阿甯就很滿足了。

信長:難道,你都沒有恨我?

阿甯:殺父之仇怎能不恨。

信長:那你就不想向我報仇?

阿甯:阿甯相信,同木下大人成親,就是對主公您的報複。

信長:什麽?!

阿甯:主公是想隨便找個女子將木下大人綁住吧?這種事情的本身,就說明了主公心裏對藤吉郎先生的在意。

信長:夠了!你給我出去!你只要乖乖的嫁給藤吉郎就行了。

阿甯:是的,主公,阿甯告退了。



第七章:

◇◇◇◇◇◇◇◇◇◇◇會議房◇◇◇◇◇信長◇◇◇◇◇權六◇◇◇◇◇◇◇◇◇◇◇

權六:信長主公,今川義元已經帶大軍殺到了!

信長:多少人?

權六:四萬五千?

信長:……我軍多少?

權六:兩千五百。

信長:………………

權六:信長大人………..

信長:這仗一定要贏!

權六:依臣之見,不如將今川大軍引入城池,我軍用地理奇術,殺他個措手不及吧?

信長:不行!

權六:信長主公?

信長:這仗,我一定要正面打!

權六:信長主公!

信長:多說無益!本帥也會披挂上陣的。

權六:可是信長主公,今川軍人數占優啊。

信長:我知道。這的確是場硬仗。不過我一定要正面打贏!權六,你命藤吉郎快馬加鞭,前去利家家裏通知他迅速抓白鹭。

權六:抓白鹭?

信長:還不快去?!

權六:遵命,主公!

◇◇◇◇◇◇◇◇◇◇臨仗◇◇◇◇◇檢兵處◇◇◇◇◇衆人衆兵◇◇◇◇◇◇◇◇◇◇

利家:信長主公~~~

信長:利家?!你怎麽一身戰袍?

利家:與今川軍這一仗,我也要上陣!

信長:蠢才!!!我不是讓你去抓白鹭的嘛?!

利家:男兒志在沙場,此時又是敵強我弱的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我豈能去抓白鹭!?

信長:好一個蠢貨!!!簡直氣死我了!!!你居然敢再度違抗我的命令!!!

利家:信長主公,請你准許我上陣!

藤吉郎:信長主公,木下藤吉郎也請你准許前田利家上陣!

信長:住口!前田良之!?

良之:在,主公。

信長:我命你立馬在這裏殺了你的四兄前田利家!

衆人:主公!

利家:主公?!

信長:還不動手!?



第八章:

◇◇◇◇◇◇◇◇◇◇臨仗◇◇◇◇◇檢兵處◇◇◇◇◇衆人衆兵◇◇◇◇◇◇◇◇◇◇

士兵A:啊!快看天上!是白鹭!

士兵B:白鹭~~白鹭~~的確是白鹭~~

士兵C:白鹭!~~~這可是祥鳥啊~~~

士兵D:哈!有白鹭~~我們今天一定勝利而歸了!

衆兵:是啊!是啊!織田軍萬歲!打今川軍個人仰馬翻!

信長:白鹭………………
[是阿松嗎…………那個女人…………]

信長:前田利家!

利家:在。

信長:我命你披挂上陣!不殺退敵軍不得回來見我!

利家:是!主公!


No.13 / 同人創作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dgm][拉神]發生關系後就沒有愛情煩惱是騙人的 / 主页 / [死神][all銀]市丸銀事件追蹤報道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