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様の世界



闪烁のBO




正直の交代


蟹

Author:蟹
涉内ID:crabking
涉外ID:蟹子
劳作ID:螃蟹
绝对本命:岸尾だいすけ
旦那萨玛:铃木达央
儿子儿婿:寺岛拓笃&梶裕贵
家中人士:杉田智和、中村悠一、代永翼、下野紘、鸟海浩辅、石田彰
三妻四妾:阿布、教主、朱雀、忍大人、阿银、委员长、cloud
主推CP:DH、ZC、切丸、拉神、白黑、A3、银土
本家亲家:阿花(主子)、桃子(宠物)、饼妈(亲家母)、蕉儿(儿子他老公)、馨(夫人)、妍(老婆)、小雪(情敌他妈)、mi(隔壁邻居)、女王(玩物小M)小水(执事)... ...
所属组织机构:尾尾动听、拓印、没钱组、D.O.4 [都严重不称职...]
四字总结:猥、败、咩、雌



携手桃子专区


STEAL



欢迎boss归来~
dh everyday


背德の留言




蟹家LOGO自选带走




友达の世界


☆★☆★☆ 所谓朋友 ☆★☆★☆

☆★☆★☆ 所谓应援 ☆★☆★☆



JQの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不和谐居民数の统计




2008.08.07 [dgm][拉神]即使是兩情相願有些事情還是講出來的好 <<10:03


(話說這個一天産3篇。。。我果然還是體力不支虛脫阿。。。)
(另外~還要對小mi說聲抱歉~沒有采取你擬的題目~我實在是挺喜歡gintama風格的題目啊~)


第一章:

[哇~~~擺平了~~~
優很厲害呢~~~]
看著從拔劍到砍掉總共只花了幾十秒的神田,拉比由衷地贊歎道。

[7~]
而當事者神田大美人則是不屑一顧的表情。
收劍便轉身走人。

[呐~呐~優~~~]
拉比跟在神田後面,
[要回去了嗎?]

[…………]

[呐~~優~~~不要不理睬我嘛~~~]

這一路上都這樣……
拉比跟神田一起出任務,神田都不怎麽說話,而拉比則是呱躁得不停。

[你很啰嗦耶!]
神田猛地回頭瞪了拉比一眼。

[…………]
好凶……
不過~
這也算是優今天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本著樂觀的本性,拉比總是像只小倉鼠一樣跟在神田的後面。

[呐~優~
剛剛那個人其實好可憐奧~]
拉比繼續開始呱躁。
你不愛說話,聽我說總行吧。
[如此的愛對方,到了生死分別都無法接受的地步,把自己的愛人變成了惡魔~
真的好可憐啊~~~]

穆的,神田停下了腳步,回頭第n次死命的瞪拉比。
[別跟我說那惡心的同性戀的事情!]

[優~~~]
啊~糟糕~又戳到優的死穴了……
[優~~~人家只是對象正好是同性而已啦!
你幹嗎這麽討厭同性戀呢?~]

[啰嗦!]

如果說神田一天對拉比說十句話,那麽其中9.8句就是罵他啰嗦。

[優~~~~~~]

[還有,不要叫我的名字!]
真是的,神田還真不明白了,為什麽跟這個人就是溝通有誤呢。

[優……]

(正如這樣,每次拉比總是努力的爭取跟神田一起出任務,但是一路上一直都只有他自己在說話,神田從來都不理他。害他總是老傷心的。
話說當拉比第一次看到神田的時候,就被神田那大美人的外貌吸引住了。
該說那時候的神田習慣一個人呢還是什麽的,總之,當時的神田總是孤身一個人,不與人說話,更不與人親近。
拉比那時初出牛犢不怕虎,竟然跑去對神田告白!
索性皮厚命大,當年沒有被神田砍死。
後來隨著大家一起在住宿的關系,稍微關系好了一點,至少,拉比能夠一直跟在神田旁邊。
雖然像告白這種事情是再也沒有勇氣對神田做了,但是,只有他一個人管神田叫優。這也算是拉比的小小的幸福。
雖然拉比厚著臉皮賴在神田身邊,抱著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期待,但是近年來神田卻有個新的厭惡:同性戀。
神田對同性戀的厭惡態度簡直到了一個境界,這讓拉比這兩年來的日子過的更是辛苦。)

[唉~~~]
拉比深深歎了一口氣。
我的戀愛何時才能有進展啊~~~?!


第二章:

[哇~~~美味~~~]
亞蓮一臉幸福的贊歎道。

[對吧對吧!?美味吧!可惜優不喜歡。]
難得有人跟自己同樣的品位,拉比找到了附和對象。

看著眼前你來我往耍寶的兩只,神田深深的感到頭疼。
老天~~~
自己明明是一個人住的啊!
要的就是安靜的氛圍。
但是拉比這家夥卻硬是要擠入。

擅自闖到自己家來說要一起住。
理由嘛……
理由……
e……
理由是什麽自己也不記得了!
總之非常無理頭非常不讓人接受!

當然一開始是拒絕了啊!
還把他直接踢出去。
但是這家夥總能小強不死的繼續爬回來。
門窗鎖的再牢靠也沒用。
因為……
這家夥會破壞。
為了避免麻煩,就讓拉比住進來了。

但是!
這家夥也太囂張了!
每天晚飯時候都准時把亞蓮叫來!
說什麽三人一起吃飯培養感情增進團隊合作力加強任務成功率的,反正本質就是找個弄得亞蓮像這裏的第三住者一樣。

而且這兩人……
目睹拉比把一顆草莓送入亞蓮的口中,
[你們給我收斂點!!!]
這兩人絕對是同性戀!

神田真是吃不消。
全世界都知道他厭惡同性戀,為什麽這兩只沒大腦的偏偏每天晚上跑到他家飯桌上親親熱熱上演無聊戲碼?!

[優~~]
聽到神田吼聲,拉比回頭看了看鐵青著一張臉的神田,
[怎麽了?優也想要一個嗎?]
說著,便伸手拿了一個草莓往神田嘴邊送去。

“啪~~”

神田打掉拉比的手
[不要惡心!]

[草莓……]
拉比無限怨念的看著掉在地上的草莓。

比起自己來草莓還要更重要!?
看到對草莓掉地耿耿于懷的拉比,神田簡直氣炸了。
這個人,這個人絕對無法溝通!!!

[可惡的同性戀!]
狠狠地擱下話,神田放下碗筷,頭也不會地離開飯桌。
每次吃飯都讓人火大!!!
都是這對白癡同性戀的錯!!!

[優~~~]
望著神田離開的背影,拉比有點不知所措。
優就那麽討厭自己嗎?……

[呐~我說拉比~]
亞蓮把手在拉比眼前晃晃,召回拉比那神遊不知何地的思緒。
[你原來還在蘑菇啊?]

[蘑菇?]
不解,最近,亞蓮這小子的用詞正朝著拉比所不能領悟的領域發展。

[真是敗給你了~
難道,你還沒有跟優說你喜歡他嗎?]

[我當然有說過?!]
拉比說到,[2年前第一次見到優就說過了啊~]

……
無法溝通……
絕對……
亞蓮有點開始慢慢的明白,為何拉比2年的同居生涯都還沒有任何進展了。
這家夥實在是太笨了!!

[我說拉比~]
亞蓮一拍拉比的肩,一副語重心長的老頭語氣說道,
[誰會把你當年那白癡行為當真啊~]

[但是……]
拉比還企圖爭辯一下。

[別說了別說了~你個白癡~]
亞蓮望天,為何他這麽優秀的一個人有個這麽白癡的死黨。
[我說神田他根本就討厭同性戀吧?!]

[恩……
是的……也不知道為何~~]
沒錯,這也是導致自己沒有發展前景的重要關鍵。

[但是以前,神田可不是這樣的哦~]
用透露秘密般的語氣,亞蓮說到。

[什麽意思?]

[在拉比你當年的白癡行為之前,可從來沒有聽說過神田討厭同性戀啊~]
亞蓮的表情明顯是你是白癡你怨誰,
[也就是說,完全是因為拉比你,造成了神田對同性戀的厭惡!]

[哎?]
我?我造成的?

[當然啊~因為你那白癡的告白,還有白癡的同居生涯,改變了神田的喜惡~]
亞蓮作總結性的論述。

[什麽嘛!]
拉比一臉委屈,
[我也有好好的在照顧優啊~也從來沒有做過什麽讓優困擾的事情~
怎麽可能造成優討厭同性戀!?]

[白癡!]
亞蓮輕敲拉比的頭,
[正因為你這暧昧不清的態度,還有蘑菇不前的行為!
要是我是神田,早對你不厭煩把你踢出去了!]

[身為好友居然說這種傷人心的話?!]
拉比抗議。

[所以我說啊!拉比~]
亞蓮猛一拍桌,企圖喚醒眼前這白癡好友般,
[要麽你就一輩子當老處男死了算了!
要麽,你就給我鼓足勇氣,發起攻勢!]

[發起攻勢?]
老處男……那可不要!
[如果我能有對策的話~早就行動了~]
拉比歎氣,雖然不想,但是自己離老處男的未來似乎也不遠了。

[嘿嘿~大家都是成年人~所以嘛~]
亞蓮一臉神秘,[用這個~~~!!!]

看著亞蓮手裏拿著一藥瓶樣子的東西,
[莫非這是……?]
拉比又不好的預感。

[沒錯!成年人的必需品!]

[不行不行!]
只要一想到神田那生氣的撲克臉,拉比就渾身害怕,他還不想沒有體驗過愛情的滋味就先英年早逝。
如果讓優知道對他用藥……
估計是條命都不夠被殺……

[餵!拉比!]
看著膽怯的死黨,亞蓮真是無可奈何,
[你到底想不想要神田嘛!]

[當然!]
想到死~~~

[那不就成了!]

[但是……
用藥……真的是……]
拉比還是猶豫不決,
生命和愛人~
無論哪樣都難以舍棄。

[我說拉比~我們都這麽多年的死黨了~]
亞蓮勾住拉比,
[我當然不可能建議你個白癡去在神田喝的東西裏加藥然後上了他這種事情~
就算再簡單直接,你個白癡也會搞砸的吧!]

[豆芽菜……]
好直接……
拉比的心被死黨這麽不留情面的話刺傷。

[所以嘛~我當然會幫助你的喽~]
亞蓮又是神秘的一笑。

[你要怎麽幫助啊?]
拉比總有不好的預感,亞蓮這家夥,人前一副乖寶寶的樣子,其實根本就是個腹黑分子,總是把自己耍的團團轉。

[這你就不要管了!]
亞蓮離開拉比,拿瓶子的手在空中揮了揮,
[你今天晚上就只要記得好好的照顧神田就ok~]

[餵~~豆芽菜~~]
面對又一個頭都不回的離去的家夥,
拉比在心中嘀咕著:真的能那麽順利嗎?……


第三章:

[呐~神田~]
亞蓮叫住了洗完澡正在走回房間的神田。

[?]
神田停下腳步,看了看這個可惡的同性戀0號。

[呐~神田~]
亞蓮雙眼直勾勾的看著眼前這個明顯一臉嫌惡的人,
[我今晚住在這裏哦~]

……
哎?!
住在這裏?!
這個同性戀0號!?
糟糕………………
這對可惡的同性戀情侶居然敢在自己家留宿並且打算……打算xxoo!?

[神田~
你聽了都沒反應嗎?留~宿~奧~]
亞蓮再下一城。

神田瞬間反映不能。
留宿……
在他這幹淨的家~這對同性戀要xxoo!?

[難道,要叫你的名字你才會有反映嗎?優~~]
亞蓮貼近神田,手指在神田的下唇來回撫摸,
[呐~優~
比起拉比,我也可以選擇你的哦!~]

…………
這個同性戀0號在說什麽?!
神田腦子一片空白。
這個,絕對,聽起來絕對是勾引!
同性戀0號勾引自己!?
神田突然覺得天昏地暗……
自己成了肮髒的同性戀的下手對象!?
而且還是這個0號?!
跟白癡寄宿男一對的這個0號?!

[你腦子壞掉了?同性戀0號?]
絕對!

[嘛……對一個正在勾引你的人這麽說,真是很不解風情耶~優~~]
亞蓮這次直接把臉湊近神田,很近。

無意中,撇眼看見走廊盡頭正在走來的身影,
亞蓮嘴角勾起一絲懷壞的笑,corrent time ~!

幕的,附上神田的唇。

………………

時間把握正好!————得意的亞蓮。

豆芽菜跟優……ki……kiss!?————無意間目睹這一幕的被shock到的拉比。

同性戀0號……在……在舔我!?e……甜的?————莫名其妙搞不清狀況的神田。

[優……
豆芽菜……]
在做什麽………………

回頭看了看一臉驚愕的拉比,果然是呆子呢……
離開神田的唇,亞蓮得意的在神田臉上小摸一把,
[不玩了~]

………………

留下一臉呆樣的兩只,亞蓮走向了走廊的盡頭。

[優……]
拉比似乎這時候只會這一句話。
有一種叫做不安的滋味在心裏搗鼓。

[管好你的同性戀搭檔!]
神田的心理也是一陣翻騰。
被同性戀喀了油占了便宜也就算了!
對象居然還是那個豆芽菜!拉比的0號!
太shock了~無法接受!
自己被0號kiss!?

優被kiss……
連我都沒有碰過的優的唇……kiss!?
豆芽菜?剛剛還在說會幫助我的豆芽菜?!
拉比似乎也無法接受這個狀況,比起腦子裏轉起來,身體倒先行動起來,一把抓過神田的手就拖了走。


第四章:

[你要幹嘛啊?!你個笨蛋!放開我啦!]
神田被拉比硬是從走廊拖進了房間,平時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想不到還這麽有力氣。

[優!]

[幹嘛!]
不是已往微笑的拉比,不是已往笨蛋的拉比,此時挂在拉比臉上的,毫無表情。
這讓神田稍微也有一點不自在。
[你都不管好你的對象!讓他在我家到處亂溜達!還做這種事情!該生氣的人是我吧!?]

[優!]

[怎麽嘛!]

[優你不是討厭同性戀的嘛!]
拉比把神田甩到床上,自己也順勢壓上。

[沒錯啊!所以讓你管好你的對象!不要讓他到處亂發情!]
什麽嘛,這家夥!靠這麽近……

[那優為何跟豆芽菜kiss?!]
都沒有跟我kiss過……

[你只有一只眼睛,看事情也變得不全面了嗎?!]
開什麽玩笑……一股我很樂意跟同性戀kiss的語氣……還是跟那個可惡的0號……

[優你明白這對我的意義嗎?!]
拉比嘶啞的低聲。

看著拉比帶有痛苦的眼神,神田心底有一點點地心痛。
這股感覺是什麽?……
但是……
[你離我遠點……]

[優?!]

[你離開啦!]
神田企圖推開壓在身上的拉比。
[去找你的0號啦!他告訴我今晚他要留宿的啊!你們去親熱好了!
死同性戀離我遠點!]

[你到底在想些什麽!?優!?]
這一句句話都刺到拉比的心裏。

[我說讓你去找你的0號!盡情歡度一夜好了!
今天就當我良心發現,家裏充當一回love hotel好了!]
神田別過頭,看著拉比,說不出,
[還有,聲音不要太吵,我明天還要早起。]

[可惡!]
優居然說出這種話!還不看著自己!

拉比扳過神田的頭,讓他面對自己,並且重重地吻了上去!

[恩!]
再……再度被吻……!?
開什麽玩笑!?
一連被一對同性戀情侶吻?!
E……
居然敢把舌頭伸進來!

神田毫不猶豫的咬了下去,而因為疼痛,拉比也斷開了這個深深地吻。

[你在幹什麽啊!?白癡!]

[你咬我……優……]
帶著一次慘淡的冷笑,拉比垂下眼簾,
[為什麽亞蓮可以,我卻不可以!?
優其實只是需要一個對象吧?
那我來代替亞蓮好了!]

[你把我當什麽了啊!?]
神田一巴掌打向拉比的臉,頓時,一個鮮明的掌印留在拉比的臉上。
稍微……用力大了一點呢……
[所以說我最討厭同性戀了啊!
不管對象是誰!都可以上!
不管時間地點!想做就做!
一點都沒有貞操觀念!只要是能逞一時之歡,是誰都無所謂!
即使是這樣的無節操,還口口聲聲吼著愛!
這根本算什麽嘛?!
你不要把我看錯了!]

[什麽把你看錯……什麽貞操觀念……?
這些都只是優的借口吧!?]
拉比握住神田的手,繼續說道,
[優根本就看不起我吧?一直都是。
明明我都對你表白了!明明知道我對你的心意!
但是仍然把我留在身邊,不拒絕我住進優的家!
優認為我不會怎麽樣,根本就把我當傻子看待,把我當成狗一樣養在身邊,想著哪有咬主人的狗!
在旁看著我為優的事情而苦惱,然後嘲笑我的懦弱!無能!]

[你在胡說些什麽啊!?]

[胡說?!]
拉比加重了手裏的力道,
[是我胡說嗎?!
那為什麽,為什麽同意我一直呆在優的身邊!?]

[那是因為……!是因為……]
因為什麽?……神田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心。
[那是因為我以為你會不一樣的啊!
意識到自己走錯了道路,意識到這都是錯誤,然後改回來,我以為你會如此啊!]

[不要說笑了!
哪有面對自己喜歡的人還能堅持不碰他的人存在!?]

[所以你還是跟那些不知貞操為何物的同性戀一樣的人嘛!?]

[不知貞操為何物……
哼~那優呢……?
為何優的這裏也會有反應呢!?]
拉比抓住神田的分身,質問。

可惡……
怎麽會有反應的……
說起來……
被拉比這個小子壓在身下,渾身都有點熱呢……
是缺氧了嗎……

[優其實是想要的吧?]
拉比埋下頭,從敞開的衣襟網裏,咬神田的胸口。

[恩~~恩~~]
身體扭動身體想要避開拉比的吻,卻似乎發現自己越來越熱。
[拉比,你這麽做,會讓我恨你的。]

[反正優也從來沒有喜歡過我吧!]
拉比不屑的回答。

[拉比……
快住手……]
被胸口拉比的吻所帶來的快感不斷侵蝕,神田無法阻止完整的語言。

[停止?
……已經停不下來了吧……]
拉比解開神田的拉鏈,
[這裏,這裏比優嘴上說得要老實多了。]

[拉比!不可以啊!]
被握在拉比手上的自己,神田知道這樣發展下去不妙。
但是,但是這股在全身流淌的燥熱的感覺,又是從何而來!?
這種感覺好可怕……

[優~你自己來看看~]
拉比抓過神田的手,讓神田自己碰觸自己。
[粘粘的不是嗎?
優很有感覺吧?很想要吧?]

[拉比……]
被快感和自己的身體所驚嚇到的神田,無力的說,
[我不要這樣啊……拉比……
這樣的話,我跟那群隨隨便便就被抱的同性戀有什麽兩樣!?
我不要這樣啊~~~]

[…………]

[我不要!不要!]
神田歇斯底裏的狂吼,
[我不要變的跟亞蓮一樣,我不要只是做你的床上對象!不要!真的不要!]

[優…………]
看著在眼前幾近崩潰的神田,拉比溫柔的吻了吻,
[優是不一樣的啊~
對我來說~優一直是最特別的~
在第一次看到優的時候我就說過喜歡優的吧~
一直守在優的身邊~看著各種各樣的優~
難道優都不明白這一切嗎!?]

[拉比……我……]

[優~讓我抱你~
今晚,讓我抱你。]
拉比懇求道。

[拉比……
但是……我身體有點不舒服……]

[我會幫你治療好的,今晚,就今晚~
就算是為了自己的身體,也讓我抱你吧~]

[……拉比……]

[這裏,優是不知道要如何解決的吧?!]
拉比戳了戳神田的下身,
[所以……]

[拉比……]

…………


第五章:

[嗨~~拉比~~]
一清早,亞蓮就展開最燦爛的微笑迎向拉比。

[豆!芽!菜!!!我要宰了你!]
不過拉比心情沒這麽好就是了。

[慢著慢著!]
亞蓮一臉莫名,
[昨天你們不是很成功的xxoo了嘛!我都有在門口聽到~]

[你居然還偷聽!]

[我只聽到神田的叫聲啦~你們具體說的話都沒聽到啦!]

[這還不夠!?]

[ma……這不是關鍵吧!]

[……
我都被你弄得糊塗了!
你昨天幹嘛吻優!?]

[吻?]
亞蓮擡頭望天花板,[那個只是強迫性的手段給神田餵藥啊~]

[你果然下了藥啊!]
拉比抓過亞蓮,絲毫不讓他有閃人的機會。

[當然啦!不然你以為你怎麽會這麽成功的跟神田xxoo啊!?]
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成功你個頭啦!]
拉比吃不消亞蓮那副嘴臉,
[我一清早就趁優還沒有醒過來的時候逃出房間了……
還在想要不要去下跪呢……]

[下跪?舔腳趾?喊女王陛下?]

[豆芽菜你給我正經一點!]
拉比響亮的在亞蓮的都上敲了一下,
[我做了優一輩子不會原諒的事情……肯定……肯定會被殺了的……]

[哎?]
亞蓮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拉比你說的具體一點啦,昨天的情況。]

[恩。……(省略)……就這樣,所以……]

[你是白癡嗎?]
真是受不了這對白癡情侶……亞蓮無奈……

[豆…芽…菜…]
拉比攀上拉比的脖子,
[你怎麽可以在這種時刻狠心的打擊自己的死黨!?]

[ee~你少惡心啦!你又不是神田這種大美人,送我我也不要碰啦!]
亞蓮嫌棄的推開拉比,
[你以為神田幹嘛讓一個明顯對自己有歹毒想法的人留在自己家裏啊!?]

[歹毒……你說我……?]

[而且!]
真那你沒辦法……
[我不是說過了嘛!神田是從你跟他表白了之後才開始討厭同性戀的吧!?]

[那又如何?]
拉比天真的望著亞蓮。

[那又如何?!!!你真的是白癡到無藥可救了……你這白癡居然還能知道如何xxoo我也算是佩服了!]

[豆芽菜……]
說話稍微估計一下純情少男的羞澀的心啦。

[你個白癡!你聽好了!
如果不是你的表白讓神田不知所措,他幹嘛那麽無理由的討厭同性戀啊!
如果不是沒有對你這個白癡徹底失望,他幹嘛讓你這麽個只會吃的家夥留在家裏啊!
如果不是你這個沒大腦的白癡天天跟我這個美少年在一起關系良好盡做親熱的樣子,他幹嘛認定同性戀都是不守貞操,而且認定我跟你這白癡有一腿啊!]

[豆芽菜……]
拉比低下頭。

[嗯?感謝我這個美少年的指點?腦子開竅了?]

[你果然是偷聽到了我們所有的對話了吧!!!?]

[…………]
糟糕!脫口而出了!
[ma……這個嘛……不要在意啦~哈哈~哈哈~]

[豆芽菜……]

[啊~別太介意~我們是死黨嘛!]
亞蓮繼續打哈哈,
[比起這個~你不是更應該趕回房間~在神田醒來的第一時間好好地跟他說~]

[說什麽?]

[罵你白癡我都懶得了……
當然是去把所有的心中的想法都告訴神田啦!]

[心中的想法?]

[廢話~
神田那家夥跟你一樣是個出奇的傻瓜呢!
別扭到死!一點都不了解自己的心意。
面對這樣的傻瓜對象,你再白癡的搞不清楚狀況,豈不是讓我這個天才美少年的昨天的一切計劃白費?!]

[豆芽菜!]

[嗯?幹嗎?終于明白我的良苦用心要致謝了?]

[我現在就去找優說清楚!]

[恩~恩~去吧~白癡~]
亞蓮一臉你早該去了的表情。

[不過……
你昨天吻優的帳我還是會來找你清算的!]

[………怎麽這樣!?]

亞蓮嘟囔,這絕對是天不憐我這等好人啊!~~~


Fin.




No.15 / 同人創作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code geass][多向]anti-crisis measure~ / 主页 / [dgm][拉神]發生關系後就沒有愛情煩惱是騙人的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