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様の世界



闪烁のBO




正直の交代


蟹

Author:蟹
涉内ID:crabking
涉外ID:蟹子
劳作ID:螃蟹
绝对本命:岸尾だいすけ
旦那萨玛:铃木达央
儿子儿婿:寺岛拓笃&梶裕贵
家中人士:杉田智和、中村悠一、代永翼、下野紘、鸟海浩辅、石田彰
三妻四妾:阿布、教主、朱雀、忍大人、阿银、委员长、cloud
主推CP:DH、ZC、切丸、拉神、白黑、A3、银土
本家亲家:阿花(主子)、桃子(宠物)、饼妈(亲家母)、蕉儿(儿子他老公)、馨(夫人)、妍(老婆)、小雪(情敌他妈)、mi(隔壁邻居)、女王(玩物小M)小水(执事)... ...
所属组织机构:尾尾动听、拓印、没钱组、D.O.4 [都严重不称职...]
四字总结:猥、败、咩、雌



携手桃子专区


STEAL



欢迎boss归来~
dh everyday


背德の留言




蟹家LOGO自选带走




友达の世界


☆★☆★☆ 所谓朋友 ☆★☆★☆

☆★☆★☆ 所谓应援 ☆★☆★☆



JQの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不和谐居民数の统计




2008.08.07 [code geass][多向]anti-crisis measure~ <<10:04


◆◇◆◇◆◇◆◇◆◇◆◇◆◇◆◇◆◇foa◇◆◇◆◇◆◇◆◇◆◇◆◇◆◇◆◇◆◇◆

下午1:20分,柯奈利亞,住處花園,被槍殺。

◆◇◆◇◆◇◆◇◆◇◆◇◆◇◆◇◆◇ruru篇◇◆◇◆◇◆◇◆◇◆◇◆◇◆◇◆◇◆

柯奈利亞邀請我和卡蓮去她的住處。
這一切都不是什麽好兆頭,畢竟我們的關系處在一個非常複雜的情況之下。
柯奈利亞還告訴我今天她還叫來了由菲和朱雀,我直覺這女人在計劃些什麽。

我需要一個人仔細想想,因此我沒有跟卡蓮一起行動。
吃過午飯,我自己一個人先去了柯奈利亞的住處,也許我可以在別人來之前先跟她談談。

下午1:30左右,我來到花園,遠遠看見柯奈利亞倚著樹坐在草地上,制服放在一邊。
如此的泰然讓我心底很不爽,這簡直太不把我當一回事。

我走向她想跟她說些什麽,卻發現她胸口中槍,顯然已死。
而那把槍,正躺在草地上。

本來看到這個麻煩的女人的死,我應該是最高興的那個人。
但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是[卡蓮動手]了。
直接取人性命,不營造假象,這的確很像卡蓮的作風。

但是如果卡蓮被抓到的話,我也會有麻煩。
而正是這種麻煩,很有可能造成以後不可挽回的局面。
我想我應該做些什麽來彌補卡蓮的行為。
但是如此直接的沒有計劃性的謀殺,反而讓我不知所措。

[至少,凶器應該消失。]
我不認為卡蓮會覺得作為黑色軍團的成員為了所追求的正義而殺人會有何不對。
應此,她是不可能注意到自己不該留下指紋的。
如果這行為是發生在某條大街上,我想我也不會在意很多細節。

但是這發生在柯奈利亞的住處。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因為誰,總之,我並不想讓人知道這是卡蓮幹的。
所以我把地上的槍撿起來收好,離開了花園。

來到別院,我知道那裏有條河。
我把槍丟進了河裏,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丟掉槍之後我想我該正常露面了,而現在,時間也正是剛剛好。
我去了客廳,坐在那裏悠閑的喝著仆人沏的茶。

過了不多久,卡蓮也到了。
我看到她臉色不是很好,似乎有一些慌張。

她望著我,企圖用眼神告訴我些什麽。
但是我不希望她認為我掌握了她的秘密,所以我避開她的眼神,隨手翻起了一本書。

◆◇◆◇◆◇◆◇◆◇◆◇◆◇◆◇◆◇卡蓮篇◇◆◇◆◇◆◇◆◇◆◇◆◇◆◇◆◇◆

下午1:40左右,我去了花園,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到了那裏,我發現柯奈利亞正脫了制服倚著樹坐在地上。
我想到也許該過去打聲招呼刺探一下她的用意,便向她走近。

[如此一個軍人,居然沒有發現有人向她靠近,太大意了!]
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因為我當時走路故意發出了足夠的聲音,我不想讓她認為我在偷偷摸摸接近她。

但是等我來到她面前,我便知道我錯了。
這並不是大意與否的問題,柯奈利亞胸口中槍,很明顯,已經死了。

一開始,我感到這是個好現象,我們可以再也不用為這個女人而麻煩了。
但是是誰動的手,這點,也讓我在意。

突然,我意識到今天ruru跟我是分開行動的,他說過他要一個人先來這裏。
幾乎是立刻的,我便認定了,這是ruru幹的。

但是如此倉促的行為會引起很多麻煩,而我又不希望ruru會有麻煩。
因為自從我知道ruru就是zero之後,我心中的兩種情感都彙集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無論以什麽身份,我想我都應該保護ruru。

所以我撿起制服,將它蓋在柯奈利亞的身上,遮住胸口。
雖然我知道這並不能掩蓋什麽,但是仍期待,也許,會在我們離開之後才被人發現。

現在想想,當時我實在是太幼稚了。
Ruru一直是個我所不懂的人,他也從來不會向我做過多地說明。
雖然這謀殺的設定看起來很簡單,但是ruru從來沒有失敗過,我又何苦過多幹涉。

之後,我來到客廳。
我看見ruru正坐在那裏故作悠閑的喝茶。
我看著他,想做最後的掙紮,詢問是不是他幹的。
而ruru卻避開了我的眼睛,隨手拿起一本書看。

[原來真是ruru幹的……………]

◆◇◆◇◆◇◆◇◆◇◆◇◆◇◆◇◆◇由菲篇◇◆◇◆◇◆◇◆◇◆◇◆◇◆◇◆◇◆

由于姐姐的邀請,今天下午我也如約來到了姐姐的住處。
姐姐告訴過我今天我又能見到ruru,我心情很複雜,便想先去花園裏走走。

來到花園,大概是1:45分左右,我看到姐姐披著制服,正倚著樹坐在草地上。
我想姐姐應該是很累了,便沒有去打擾她。

我轉而去了別院,那裏有條河,我想我可以在河邊先呆一會兒。
但是河邊有個人——每次我來都專門服侍我的女仆。
她呆呆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我走上前去問她怎麽了。

我想我是把她嚇壞了,因為她滿臉都是恐懼。
我低下頭,看到她下半身都濕了,有種不好的預感,便很嚴肅的問她到底怎麽了。
她告訴我,正在剛才她無意中看到ruru把一樣什麽東西丟進了這個河裏。
由于陽光刺眼的反射,她沒有看清,只知道是亮晶晶的東西。
于是等ruru離開之後,她便下河想撿起來看看。
這裏的河水很淺很淺,所以毫不費力的,她找到了那樣東西。

她伸出手,把一把槍展現在我面前。
“ruru把槍丟河裏了”,很多時候我都不理解ruru,所以我無法知道他到底在幹什麽。
但是一種不好的預感卻在我心底油然而生。
我想無論如何,既然ruru把它丟了,那它就不該存在。

但是丟在這條河裏實在是很不安全,所以我想不如讓它存在在我這裏,沒人會起疑。
我告訴面前的女仆,這把槍由我保管。
並且我明確的告訴她,她今天沒有來過別院,什麽人都沒有來過。

我懷著坎忑的心情,繞了一大圈,最後想到也許我該和姐姐說說。
大約2:20,我再次來到花園,姐姐還是坐在那裏。
我想姐姐差不多該起來了,客人們應該都到了,于是,我走過去打算叫醒她。

我看到從披著的制服裏露出的姐姐的臉異常的慘白,而草地上,沾有了點點血迹。
我感覺到情況似乎不妙,我搖了搖姐姐,大聲呼喚她。
而隨著制服的滑落,我瞥見了姐姐胸口若大的傷口。
[這是槍傷……………..]

我終于明白什麽叫做萬念俱灰了。
Ruru………姐姐………
我不想整理自己腦中的想法,但我明確的知道,事實都在向我表明這一切。

[但是……如果沒有人找到這把槍呢?]
這是我當時一閃而過的一個想法。
並不是說我能原諒ruru把我親愛的姐姐殺害。
但是與其失去兩個摯愛的人,還不如只失去一個而留下另一個一起尋找未來。
也許這是這種逃避的想法,我緊緊的握住手中的槍…………….

◆◇◆◇◆◇◆◇◆◇◆◇◆◇◆◇◆◇朱雀篇◇◆◇◆◇◆◇◆◇◆◇◆◇◆◇◆◇◆

柯奈利亞讓我今天去她那裏,從她的眼神中,我明白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會面了。
由菲後來告訴我,今天她也會去,並且,到場的還會有ruru………

如今,幾乎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ruru便是zero。
並且zero的存在,受到了某種意義上的肯定。
情況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而我跟ruru的思想矛盾也在相對安穩的社會形態中趨向于平緩。

而作為老朋友的身份,我跟ruru擁有更多的逃避兩人矛盾的借口。
借著娜娜莉,我住在ruru家。
但這並不是如外界所說的我是被軍隊安插在zero身邊的間諜。
我只是……僅僅想作為一個朋友……體驗一下那很久沒有碰觸過的所謂的幸福。

我心中很複雜,我不知道柯奈利亞到底在盤算些什麽。
這次的見面,無論怎麽看,都有些暗潮洶湧的味道。
但是任憑如何,我都不希望由菲或者ruru中的任何一人受到傷害。

也許是我想得太多,所以走的有點慢。
當我到達的時候,已經是接近1:55分了。
我想我不能遲到,所以我走入了花園,打算走近路。

遠遠的,我望見柯奈利亞倚著樹蓋著制服坐在草地上睡覺。
我猶豫著是不是要經過她,那會將她吵醒,她有優秀軍人的素質。

我一直很任性,所以這次,我也是選擇了任性。
我向她走去,我認為自己可以跟她單獨兩人談談,向她解釋如今我看到的ruru的變化。

但是當我走到一米距離的地方而她仍沒有反應的時候,我隱隱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
我意識到柯奈利亞的臉色過于慘白,而她的坐姿也顯得有些不自然。
我快步走到她身邊,一瞬間,我便明白了,她已經死了。

我掀開制服,看到她胸口的槍傷,血塊都幹涸了。
我意識到我應該叫人。
而正當我想要呼喊的時候,我突然回想到前兩天的某件事情——在家我找不到我的槍。

當時我沒有太過在意這個問題,但是在這個時刻想起來,便是不好的預感。
~我住ruru家
~我的槍不見了
~ruru是zero
~zero和柯奈利亞是對立的
~柯奈利亞被槍殺
~今天ruru也前來
這一切的一切的片斷,我明白只有一個可能,ruru偷拿了我的槍。
而眼前的這個傷口,正是ruru造成的。

我不知道于公于私都應該怎麽對待這個狀況,也許給我點時間,我可以想得更好。
但是當時,我似乎心裏只有一個想法,我不希望ruru有事。

不知本著什麽樣的情感,我將制服繼續好好的蓋好,順便,坐在柯奈利亞的身邊。
我知道當2點到的時候,客人們都到齊而柯奈利亞沒有出現的話,肯定會有人來禀告的。

我假裝跟柯奈利亞說話,並且加上了一些適當的身體行為。
等了幾分鍾,果然有人從遠處的住所裏探出頭來朝這裏看了看。
我朝他揮揮手,表示跟柯奈利亞還有話好談的樣子。
我想我表現的很好,因為那人似乎毫不懷疑的縮回了頭。

我又繼續這種可笑的鬧劇大約10分鍾左右。
當確定不會有人看向這邊的時候,我起身,似乎是沒有勇氣回頭,我走向了房屋。

我知道時間已經過了2點了,這時候,ruru他們應該已經坐在客廳裏等待了。
而剛剛又有人見證了這個時間柯奈利亞還是活著的。
今天下午太陽特別好,這溫度,肯定會影響屍體的死亡時間的推定。
這樣,ruru便有了很好的不在場證明。

我,應該為他做些什麽呢?

Fin.


No.16 / 同人創作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銀魂]Jump是日本少年的心而變形金剛是全世界少年的心~ / 主页 / [dgm][拉神]即使是兩情相願有些事情還是講出來的好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