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様の世界



闪烁のBO




正直の交代


蟹

Author:蟹
涉内ID:crabking
涉外ID:蟹子
劳作ID:螃蟹
绝对本命:岸尾だいすけ
旦那萨玛:铃木达央
儿子儿婿:寺岛拓笃&梶裕贵
家中人士:杉田智和、中村悠一、代永翼、下野紘、鸟海浩辅、石田彰
三妻四妾:阿布、教主、朱雀、忍大人、阿银、委员长、cloud
主推CP:DH、ZC、切丸、拉神、白黑、A3、银土
本家亲家:阿花(主子)、桃子(宠物)、饼妈(亲家母)、蕉儿(儿子他老公)、馨(夫人)、妍(老婆)、小雪(情敌他妈)、mi(隔壁邻居)、女王(玩物小M)小水(执事)... ...
所属组织机构:尾尾动听、拓印、没钱组、D.O.4 [都严重不称职...]
四字总结:猥、败、咩、雌



携手桃子专区


STEAL



欢迎boss归来~
dh everyday


背德の留言




蟹家LOGO自选带走




友达の世界


☆★☆★☆ 所谓朋友 ☆★☆★☆

☆★☆★☆ 所谓应援 ☆★☆★☆



JQの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不和谐居民数の统计




2008.08.07 [鋼煉][大豆]炎 <<09:46


醉酒的夜。

“edo...”羅伊情難自禁的低聲喚道。
他的嘴唇濕潤而細膩輾轉卻堅決的壓在面前這個人柔軟的唇上。
edo震驚的睜大眼睛,與此同時,羅伊的舌頭伸進了他的唇齒間。
他怎麽可以...!?
“你!?”edo驚駭的雙手抵在大佐胸前,腦袋一陣昏眩。
這個男人饑渴的吻幾欲吞下他,癱瘓他抵抗的能力。
他的舌占有的撫弄他柔軟的嘴內,這幾乎令edo想要尖叫。
炙熱的吻奪走了edo的神魂,並震撼了他...
edo雙膝發軟的要站不住了。
羅伊將環住edo的雙臂收攏,將他微微提起,加深了吻,恣意的品嘗。
一陣震顫通過了edo的脊骨,全身的血氣衝向他的腦子。
edo還來不及意識到是怎樣的一回事,面前的人的氣息已經將自己迷惑。
羅伊邊品嘗edo的甜美,
邊嘀咕道:“我想吻遍你身上每一寸肌膚。
你是這麽的可愛,這麽的炙熱,像太陽,徹底燃燒我折磨我......
天知道我是那麽該死的想占有你。”
大佐的聲音變得沙啞低沈,edo性感的喘息聲讓他一陣火熱。
edo感覺到對方的手指劃過自己的背脊線,鼻息溫暖,舌頭和自己的戲耍。
然後更過分的將雙手按在自己的臀部上。
他能感覺到對方坑奮勃發的欲望。
羅伊此刻似乎按耐不住了,粗暴的壓上來。
edo腦子裏回神,他雙手激動的推拒著眼前的男人。
無視edo的拒絕,羅伊並沒有壓抑自己欲望的打算。
感覺到身體下面的人的微微扭動,無疑,這更刺激了羅伊大佐的情欲。
“這樣子還不夠啊!”羅伊低聲的呢喃道。
羅伊的手探入了edo的褲中,恣意的撫摸那種屬于男孩特有的感觸。
“你還真不老實啊,小貓。不過你的這裏卻很鍾情于我。”
羅伊大佐轉換了手指的位置:“edo,你想要幾根手指?1根?還是2根?還是更多?”
隨著這些提問,edo感覺到羅伊的手指一根又一根的進入了自己。
但是,
他不能發出聲音,他不能。
“不誠實,真是不誠實,edo。
你是需要我的吧?
你需要我。
因為你也正如我愛你般愛我!”
大佐抽出了自己的手指,懈下了edo的軍褲,將自己的欲望,瞬間挺進。
“嗯...~”
edo雖然使勁咬住了嘴唇,但是面對如此的刺激,一絲呻吟還是從唇縫裏漏了出來。
“就是這個聲音啊,edo。叫出來,讓我聽到。edo。我要聽到你需要我的聲音。”
羅伊一次又一次的好不留情的進出。
“羅伊!你給我停止!”edo僅存的理智。
“噢?edo啊,你這只小貓什麽時候學會對我指手畫腳了?”
羅伊一個轉換,將edo轉身,背朝自己。
“看來,你還是喜歡激情一點的啊,edo。”
羅伊猛力的挺進,抽出。
這一番番的輪流,幾乎要把身下的edo榨幹。
“腰再挺起來一點,edo~”
羅伊道,“你這只小貓是我的!”
“嗯...你...嗯...”
似乎edo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此時在說些什麽。


......


醉酒的大佐嗎?
哼!太可笑了!
我是你的?
男人總是在醉了之後才說出心裏話。
難道沒有酒精的催動,一切都是不可能發生的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那渺小的情愫又算得了什麽?!
離開...
離開這個男人...
我只能離開...



第二天清晨

“可惡,頭好痛。”
“edo~edo~?”
走了嗎?離開我了?被我昨天晚上的行為嚇跑了?
的確是強勢了一點,但是應該不至于呀。

愚蠢的小貓啊~
難道我們一定要彼此傷害?

不要以為我會一直放縱你。
昨天的確醉了。
但是我是認真的。


兩個人都不禁開始了自己的回憶。


殘風撩卷。
披風下面的人,目視著眼前的小房子。
煉成的光啊...
似乎有點特別呢...

“打擾了。”
羅伊走進了這個小房子。

床上的這個孩子...
很可愛啊。
金色的頭發,燦爛,如同他的雙眼般燦爛。
看來很堅強呢,以後一定能成大吧!
未來大總統——我~
怎能不將他收服呢?
嗬嗬...
你的未來,
就跟我聯系在一起吧。


那時,自己昏迷了。
隱隱約約聽到一個磁性的聲音,
聽到他說的很多話。
似乎,
還可以聽到他心中說的話...

國家煉金術師嗎?
嗬嗬~
那麽我就去當一回吧。
即使成為軍隊的走狗,
我也要奪回愛爾的身體!


愛德通過國家煉金術師的考試



“妮娜!厄...混蛋!”edo一拳打上染血的牆壁。
“你是在白費力氣啊~”一聲熟悉又刺耳的聲音在edo身後飄起。
“將已經失去生命的生物重新構築是不可能的。
無論什麽樣的煉金術師都不可能。
讓不完全的合成獸複活,又會讓誰幸福呢?”
諷刺的語氣,大人的理論。
羅伊知道edo還只是個孩子,要他接受,那是多麽的困難。
“你們選擇的路在前方,
還有在這之上的苦難和苦惱等著你們。
那麽,我只能讓你們不情願的接受了。”
“怎麽能接受?!”edo咆哮道。
撕心裂肺,有人痛徹心扉。
無奈的羅伊抓起edo一只鋒利的貓爪,黑色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絲絲深不可測。
“你有想達成目標的目標吧?”羅伊問道。
edo擡起那金色的天線頭凝視著羅伊,臉上的表情難以預測。
但是羅伊知道他在想什麽。
羅伊總是那個比edo自己還要了解edo的人。
“還有時間在這兒停滯不前麽?”
依舊是略帶諷刺,依舊是恰到好處。
依舊是那麽的有作用。
也許只有羅伊自己知道,他是多麽的在乎這個孩子,這個孩子幾乎是他的一切。
“之後就是他們調查部的工作,別管了。”
迷茫的edo低著頭,默默的從羅伊的身邊離開。
一陣寂寞...一陣心酸...

剛剛...自己的手被那個家夥握著了...
edo感覺到了煩躁。



“我不能准許”堅定的語氣,不容反駁。
“為什麽?!”edo強烈不滿,質問道,“說不定就是那個殺人魔把妮娜那樣的!我也要幫忙去找出他!”
“命令你做的工作呢?對塔克的研究的分析怎樣了?”
“那個...我討厭...”edo倔強的轉過了頭,“就算自做主張,我也要去探案!!!”
“好,那麽,就先放下那個再去!”羅伊的眼睛看向了edo腰中的懷表。
“正如我所願!”同樣是堅定的眼神,同樣是像火一般。
愛德丟下懷表,豪不猶豫的離開了羅伊的辦公室。

“真是只麻煩的小貓!”大佐拿起電話,“休斯中佐,那惹盡惹麻煩的edo就交給你了!”



電話鈴聲~

那貓又惹麻煩了...還是說立功好些呢?
羅伊接到休斯的通知後,立刻前去了現場。


“快被殺死的時候我明白了,我只是在慘叫而已...
頭腦裏面一片空白,想要救什麽人這樣得想法,慢慢地就沒有了。
就憑我們能做到的事,能把我們自己的身體恢複就是極限了 ...
為了那目的,就算是做軍隊的走狗,就算被人罵做惡魔我都不介意!
但是...真正的我們,既不是惡魔,也不是神,是人啊!!!
連妮娜一個人都救不了的...
渺小的人啊!”
羅伊趕來的時候,看到的,只是哭泣的edo的背影。
那種顫抖,那種震動,那種背影裏透露出來的恐懼。
即使看不到他的臉,看不到他的淚。
但是羅伊卻清清楚楚感覺到了edo的脆弱。
渺小的人類啊。
可憐的孩子。
心痛...
羅伊的心很痛...

可憐的小孩。
為什麽那麽小就要面對現實呢?
也許現在自己挂在嘴邊的夢想只是一種虛構。
也許現在自己所相信的根本不是邏輯。
那麽,
等到發現錯誤的時候又是如何的心痛法?
活著,
總有一天生命會燃盡, 肉體會回歸大地,並且會盛開出花草。
靈魂化作回憶,在人們的心中永遠活下去。
世上的一切生生不息,循環往複, 人的生命也是如此 。
但是,
即使是機械性的輪回,也應該讓自己的人生過的充實啊?
曾經一直堅信,
即使是命令,也不必要遵從不合理的事,要讓自己站于不必遵從的立場。
但是眼前的這個孩子...
他能夠擁有如此的能力嗎?
成人的世界突然壓在他的肩膀上,使他迷惑了很多。
那麽照顧這個孩子的責任,也壓在了我的肩膀上。
即使是不被他理解接受,
我也要以我自己的方式,
來保護這個孩子。



“你說條件?”
“我服從軍隊布置的任務。
但是,
我想讓你把有關賢者之石的情報都告訴我!
沒有任務的時候,請你准許我去尋找賢者之石。”
“把你進行人體煉成的罪行揭發出來也可以嗎?
會把你弟弟當作稀有的煉成品送去實驗室的哦。
雖然也可以這樣脅迫你服從我們……
算了吧...
但是,
關于賢者之石你得知的什麽都要報告給我。”
羅伊擅長很多,
其中一項,就是保護別人的手段。
漫不經心地道出edo的弱點,惹edo生氣,
也許,
這就是最好的提醒,最好的保護方式。



“大總統給了你稱號,真是令人諷刺的稱號啊!”
edo接過羅伊傳來的文件。

以大總統 京·布拉德利之名
授予你 愛德華·艾爾利克“鋼”的稱號

“鋼?”
“國家煉金術師都被授予銀懷表和別稱,給予你的別稱就是“鋼”,“鋼之煉金術師”。”
“很好,那種沈重的感覺,我就背上那名字吧”
那雙金色燦爛的眼中透出堅定的眼神,如炎一般,燃燒著。

是嗎?
是沈重啊?
如此弱小的孩子,無論如何都跟沈重相差甚遠啊!
名字可以沈重,
但是腳步卻不可以。
將來,
你可是成為大總統愛人的人物啊~
學會長大吧~
鋼~



幾年後

還是來了啊...诶~
又要聽到大佐那又臭又長的冷嘲熱諷了!7~

無奈的豆子,始終還是推開了羅伊辦公室的門。

“大佐,報告書!給!”
郁悶的豆子把厚厚的報告書重重地扔在了羅伊的書桌上。
“啊~我當誰呢?老遠就聽到怪獸的腳步聲了。(別問我為什麽有怪獸...請去問桃子~)
哎呀!愛德華的人影怎麽不見了?!”
“這裏!!!誰說我是小的看不見的豆子啊?!”
“啊~不好意思!文件擋住了,沒看見。
恩?今天文件不多啊~
鋼!你又矮了!”
羅伊總是一臉正經樣的逗豆子,這顯然已成為他生活樂趣之一。
但,
豆子似乎對此不這麽樂意,臉上已開了N個十字,就差暴走了。
“聽說,塞蓮的真面目,是位美女啊。是不是真的?”羅伊一臉促狹的看著edo。
害的原本一臉怒火的edo臉刷地一個紅了。

真有趣的反應~
這小貓,估計什麽都不知道吧,算了...
調教他正是我的任務。

“你就是想說我們所作所為你都了如指掌,是吧?!”
“你也差不多該安定下來了吧?”
“讓我在這裏對你惟命是從嗎?我們是有目標的!!!”
“賢者之石嗎?”
“一定會找到給你看的!”

依舊是那雙火焰般的眼睛,
熱情,希望,
所有的生命正在此上演。
edo重重地關上門,離開。


為何?
為何你總是以我最討厭的方式對待我...
我在你心中究竟是什麽?
一只供消遣娛樂的小貓?
路上隨處可撿的小貓?
不對。
你曾經說過你喜歡狗,
那麽我似乎還要低調一點了...
羅伊大佐...


有好朋友。
有好部下。
但就是沒有一個愛人。
休斯曾經一直勸自己娶個老婆,
部下們也都覺得自己跟risa很般配,
但是,
自己需要什麽,
果然還是自己最清楚啊~
那個孩子,
以勢如破竹的方式占據了自己的心,
卻不留雲彩的企圖揮別。
怎麽可能!?
保護他曾經是自己的責任,
那麽,
他的將來,
也是自己的責任。
是的,
賭上一輩子,
也要擁有那個孩子。



炎,
至熱之物,
溫暖,美麗,
但同時意味著傷害。

炎,
能傷害他人,
也會傷害自己。

愛炎之人,
擅長傷害別人,
擅長虐待自己,
最後,
自己的幸福,
又被殘燒的剩下了什麽呢?

彼此都愛炎,
燃燒,
互相傷害。

炎......



No.2 / 同人創作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n18][鋼煉][大豆]大佐的新辦公桌 / 主页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