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様の世界



闪烁のBO




正直の交代


蟹

Author:蟹
涉内ID:crabking
涉外ID:蟹子
劳作ID:螃蟹
绝对本命:岸尾だいすけ
旦那萨玛:铃木达央
儿子儿婿:寺岛拓笃&梶裕贵
家中人士:杉田智和、中村悠一、代永翼、下野紘、鸟海浩辅、石田彰
三妻四妾:阿布、教主、朱雀、忍大人、阿银、委员长、cloud
主推CP:DH、ZC、切丸、拉神、白黑、A3、银土
本家亲家:阿花(主子)、桃子(宠物)、饼妈(亲家母)、蕉儿(儿子他老公)、馨(夫人)、妍(老婆)、小雪(情敌他妈)、mi(隔壁邻居)、女王(玩物小M)小水(执事)... ...
所属组织机构:尾尾动听、拓印、没钱组、D.O.4 [都严重不称职...]
四字总结:猥、败、咩、雌



携手桃子专区


STEAL



欢迎boss归来~
dh everyday


背德の留言




蟹家LOGO自选带走




友达の世界


☆★☆★☆ 所谓朋友 ☆★☆★☆

☆★☆★☆ 所谓应援 ☆★☆★☆



JQの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不和谐居民数の统计




2008.08.07 [網王][TF]No clover <<09:49


Track 1:


“大海,也許只是很多水呢。但是,想從你的眼裏看看這片海呢。在tezuka的眼裏,它是不同的吧?很想知道呢。”

“?”

海風徐徐的打散在fuji的發梢,帶起空氣中的濕潤,有那麽一瞬間,打在了fuji的睫毛上。

“ne~ne~tezuka~知道嗎,atobe要回來了。”fuji望向遙遠的海平線,淡淡的,默默的,等待該來的反應。

“恩,是嗎。”

“對亞。tezuka,難道你不想讓他回來嗎?”

“......也許吧。”

“atobe有很多抱負,很多目標,很多事情都在等著他。tezuka,你一定是不希望他為了你而回來吧?”

“......大概吧。”

沈默是tezuka的習慣,陪著tezuka沈默是fuji的習慣。

“ne~tezuka~你知道嗎?大海是很無聊的。我一直不明白,只不過是把大多數的水都聚在一起,為何會有那麽多人喜歡來看呢?以前跟姐姐一起來看海的時候,都不免這樣想。”fuji卸下了自己僞裝的微笑,閃現一抹淡淡的憂愁,“不過,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原來,區別就在于是跟誰一起看了。”

“?”

“tezuka~我很希望,我們現在乘坐的船可以和這片大海一起消失。抑或,整個世界都消失。”

“fuji...”

“ne~tezuka~什麽都不要說。我是自己選擇的。把自己喜愛的東西放在手心上,悉心呵護,卻不合起手來,因為我知道,也許離開才是他的歸宿。但是我想,通過我的手心,讓我的氣味滲透進他的皮膚,滲透進他的記憶,也許哪一天,當他一個人的時候,他就會因為我的氣味而想到我。”fuji擡眼看了看tezuka,“這種感覺,你明白嗎?”

“宿命論嗎...”

“是的。雖然,我也有自己的夢想。但是一想到還有宿命,心裏就會先放棄。于是,我就再也沒有燃燒起來過了。這是一種很恐懼的感覺,所以,我時時刻刻都在微笑。”fuji緩緩的談論道,“但是tezuka不一樣,跟tezuka在一起,我感覺到了很多,很多,無以名狀。但是,很幸福,真的好幸福,幸福到會讓人感到害怕。”

“......”

“ne~tezuka~你有在聽我說嗎?”

“嗯...”

“tezuka~我不會讓你掉眼淚的。”

“傻瓜~正在掉眼淚的,不是你嘛!”

“因為...因為...海風太濕潤了...”fuji把圍巾提高,遮住了半張臉,“我已經為你變成傻瓜了,只有你能治的傻瓜。”

“不要這樣...fuji...”

“tezuka~答應我~永遠不要給我相信的機會。因為,還有atobe。”

tezuka默默的閉眼,冷冷的轉身,“我去船艙裏了,這裏太冷了。”

...tezuka...還想讓你摘下眼鏡讓我看看呢...真可惜呀...fuji擡頭看向天空,一絲絲的冷風透過圍巾,在他的脖子裏竄阿竄的,但是,絲毫沒有一點寒冷呢。這是為什麽呢?



Track 2:


atobe回國的時間是五天。

第一天:在公司忙了一整天。

第二天:在公司忙了一整天。

第三天:在公司忙了一整天。

第四天:在公司忙了一整天。

第五天:探望了親戚,閑逛了大街小巷。

沒有去找tezuka呢。atobe躺在自己的床上,想到。也許,tezuka也不希望我去找他。不然,他又為何不來找我呢?

回想當他告訴tezuka他要出國的時候,tezuka只淡淡的說了一句,“去尋找你自己吧~”

尋找自己嗎?

是啊~他是在尋找自己。他發現那個他所要尋找的自己,日日夜夜都在盼望著回國。

于是,他回來了。

但是,他的目標,與他的所愛,他不能同時選擇。人們不害怕選擇,卻害怕選擇了以後所要付出的勇氣。

勇氣嗎?哼~

當初,他以為自己只有兩個選擇,目標或者愛人。但是他現在知道了,選擇還有第三個的。現在,他可以選擇這第三個選擇,但是他卻不想這麽做。如果當年他知道了這麽個選擇的話,也許他會去選擇的。但是,時過境遷,現在的他,已經不需要面對選擇了。所有該做的選擇,已經在當年的這間房間裏做過了。

......


Track 3:


“tezuka~很少看見你在窗邊吹風呢。”fuji緩步邁向獨自在陽台裏吹風的tezuka。

怎麽?atobe沒有找過你嗎?”

“......”

“ne~人是健忘的動物。tezuka~你又何必念念不忘呢?”

“那麽你呢?”

“我?”

“以你的條件,隨便要找誰都可以找到的吧。你又為什麽要來執著這個不可能呢。”

“喜歡這種事情,不是說忘記就忘記的吧,dezuka~

雖然我知道有些東西要失去,但是守護這些東西就是我的目標。

我說過,我是一個執著的傻瓜吧~

雖然我知道對方有很多缺點,雖然我都知道,但是,不能馬上就忘記的啊!喜歡就是這麽一種奇怪的東西。”

fuji從上衣口袋裏抽出一張照片,上面俨然是tezuka。“tezuka~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張攝影作品。雖然我每次都告訴自己我需要拍攝出一張更好的作品,但是,迄今為止,他仍然是我最好的作品。藝術——是一種愛的衍生物。如果沒有感情,作品將是單調乏味的。死去的作品,種種的那類垃圾,我都無法接受。所以我很害怕,我害怕失去那鮮活的生命力。所以,我只有將這個作品一直帶在身上,隨時告訴自己,自己是存活的,那樣才稍微安心一點。”fuji再次將照片放回了口袋。

“fuji...”

“總是追逐你的腳步,總是盡力的使自己和你並肩在一起。不斷的追尋,腳好疼,心裏好難過。不喜歡啊~不喜歡這樣的自己。”說著說著,fuji的眼眶越來越濕潤。

“fuji~”tezuka在自己的耳垂上,拆下一個紅色耳釘,並把它輕輕的帶在fuji的右耳上。

fuji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這個不太好吧~tezuka~那是你跟atobe的...”

“過去!”tezuka急急的打斷了fuji的話。

“是嗎...過去嗎?真好呢~tezuka~”


Track 4:


“ne~tezuka~我一直有個願望。”

fuji被tezuka圈在臂彎裏,溫柔的縮在對方的胸口。

兩人靜靜的躺著,fuji輕輕地說著,“這個願望一直隨著時間的流逝,像雪花般的消失。每當那個時候,空氣中都會有雪的氣息,我都會感覺沒辦法留住那些要流逝的東西。為了那些我的無能為力,我總是很淡淡的傷心。

現在,這種氣息又再次在我身邊缭繞,仿佛啃噬著我。但是,就這樣維持原狀吧。只需一小會,讓我穿過能感受到雪的氣息的街道,讓我不至于陷落在這雪花所堆砌起來的浪漫中。”

“嗯~”

“ne~tezuka~你知道嗎?我以前喜歡櫻花。因為櫻花的凋落,讓我有一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也許,是因為能擺脫為消逝的東西而惋惜的感覺了吧~但是,那樣的感覺太自私了,自私到了讓我聽到人心碎了的聲音。

所以,我開始種起了仙人掌,因為它沒有花,它使我避免了那種自私的可能性。而且,它永遠只是一塊一塊的成長,我無需為了那些分支過長影響生長而必須折斷的痛苦,我知道,那種痛苦,是我所不敢經曆的。”

感覺到胸口fuji的微微顫抖,tezuka不禁把他抱得更緊。

“ne~tezuka~”fuji的哭腔越來越嚴重,“你知道嗎?全身最柔軟的地方就是耳垂了,而我的耳垂上,擁有你寄放的回憶。你會取走它嗎?”

沒等tezuka回答,fuji又搶聲說道,“還有一個柔軟的地方,在這裏。”fuji抓著tezuka的手,將他緩緩的放在自己的胸口,“我把你存放在這裏,這裏,不再是手心了,可以嗎,tezuka?”

“嗯~隨你喜歡~”

“ne~tezuka~我可以繼續保存那張照片嗎?”

“嗯~隨你喜歡~”

“ne~tezuka~告訴我你最喜歡的歌曲是什麽好嗎?”

“《Yotsuba no Clover》”


Track 5:


“那晚,雖然許多話湧上心頭,但是無論哪句都顯得過于做作,羞的我難以開口。我傻傻的說了些什麽,呆呆的望著自己超喜歡的茶色頭發,在月色下,被照得通透。

那晚,我不斷的祈禱自己的幸福,和祈禱另外某人的不幸。有時,這兩件事是一體兩面的關系,那麽,究竟祈禱什麽才好呢?

我一直明白,他不可能屬于我,所以,我拼命地留出距離盡量不接近他。手裏的牌還不夠,即使接近,也只是制造距離而已。盡管知道,卻要重做從頭再來,究竟要持續到什麽時候呢?  

某天,我建議tezuka去看海。在船上,我想它闡明了心迹。因為是在海上,所以,我奪走了他雙腳的自由。但是,卻無法奪走他內心的自由。那天風很大,海風刮起了海水,使他們飄落到我的眼眶。我明白,愛情是不能假設的。不過,即使如此,我也希望我能夠陪在他的身邊。就連這種心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自我滿足。

所以atobe,在你走的這最後一天,我來找你,是希望你能夠帶走dezuka,帶給他你所能帶給他的所有幸福。你知道的,clover。還有這個~”fuji張開他握緊了很久的右手,赫然是一枚紅色耳釘,“我想,我不適合紅色......”

“不,它屬于你,fuji”atobe不得不承認他愛tezuka,但是,他同樣被眼前這個突然跑來找他的fuji所觸動,“——既然tezuka把它送給了你,那麽它就是你的。”

“atobe,我明白的,我是後來才到的,不同的起跑線,我們是不同的。”

“在我們兩個之間是沒有差距的,無論什麽時候都是站在同一水平線上。而且,我不得不承認,我輸了這個比賽。

當年,我發現自己無法承擔跟tezuka的這份情感。我感到迷茫,我發現,我迷茫的原因,並不是缺少地圖,也不是缺少勇氣,我缺少的,是目的地。我確確實實的迷茫,迷茫的我,怎麽也無法掩飾自己的迷茫。所以,我選擇了出國,坦誠的將那樣的自己全部撞碎。當時,我只是那樣做了......

但是,當我到了國外之後,我全身心地想見tezuka。想見他,想見他,什麽都說不出口,只是想見他,拼命的思念,使勁掙紮著,努力的克制著。但是,我只明白了一點,光思念就令我心痛得都要碎了。無法離開tezuka的理由,只要有這份心痛就足夠了。”

“atobe~”fuji無法掩飾自己的眼淚和自己的心痛,一種隱隱的,類似胃酸分泌過多的感覺。

“但是,我沒有回來,不是嗎?雖然我會覺得很寂寞,但是,這一切的選擇,都是我自己的任性。”

“把這說成任性,太過分了!那是你的心情啊~”fuji幾乎聲嘶力竭了。

“不,fuji。這的確是我的任性。我的逃避,讓我錯失了很多。而且在國外的這段思念的寂寞,也讓我成長了。tezuka也是,他也變了。雖然他還是不愛多說話,雖然他還是經常面無表情,但是他確實改變了,只是一點點,但多少都向著好的方向改變。

四年的時間,很長。在這段時間裏,你一直都陪在他的身邊,你們變得非常要好,不是嗎?對方不是一個容易相處的家夥,但是你就這樣一點一滴逐漸的跟他一起建立起了信任,關心等等的情感,也許,還有愛情。這些是你最重要的東西了吧?為什麽?為什麽這種最重要的東西,都要全部放棄,無條件的讓給我呢?!不是那麽容易能夠放下的吧?試著回想起來呀,和他一起走過的時光。你以為,這些你所珍惜的東西全給了我以後,tezuka會快樂嗎?

fuji,我曾經是那麽的愛tezuka,我了解他,如果他能夠在你這麽辛苦的付出下仍是不聞不問的話,那他就不是那個我所愛的tezuka了,更不是那個值得你如此委屈的dezuka了。

我要走了,本大爺可不能因為你們誤了飛機的點。”說罷,atobe無不帥氣的甩了甩眼前的碎發,堅定的踏處步伐。

“對了,fuji,我也要送你一個禮物。”atobe邊說邊拆下自己右耳的紅色耳釘,那個他獨自一個人能夠看到的帶了四年的紅色耳釘,“好了,這次真地走了,替我跟tezuka問好,我跟他畢竟是最好的對手。”

在fuji呆呆的望著自己掌心的一對紅色耳釘之際,atobe所乘坐的飛機飛離了這個城市。

......

End.



No.4 / 同人創作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網王][切丸]夫妻相性100問 / 主页 / [n18][鋼煉][大豆]大佐的新辦公桌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