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様の世界



闪烁のBO




正直の交代


蟹

Author:蟹
涉内ID:crabking
涉外ID:蟹子
劳作ID:螃蟹
绝对本命:岸尾だいすけ
旦那萨玛:铃木达央
儿子儿婿:寺岛拓笃&梶裕贵
家中人士:杉田智和、中村悠一、代永翼、下野紘、鸟海浩辅、石田彰
三妻四妾:阿布、教主、朱雀、忍大人、阿银、委员长、cloud
主推CP:DH、ZC、切丸、拉神、白黑、A3、银土
本家亲家:阿花(主子)、桃子(宠物)、饼妈(亲家母)、蕉儿(儿子他老公)、馨(夫人)、妍(老婆)、小雪(情敌他妈)、mi(隔壁邻居)、女王(玩物小M)小水(执事)... ...
所属组织机构:尾尾动听、拓印、没钱组、D.O.4 [都严重不称职...]
四字总结:猥、败、咩、雌



携手桃子专区


STEAL



欢迎boss归来~
dh everyday


背德の留言




蟹家LOGO自选带走




友达の世界


☆★☆★☆ 所谓朋友 ☆★☆★☆

☆★☆★☆ 所谓应援 ☆★☆★☆



JQの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不和谐居民数の统计




2008.08.07 [網王][切丸]考驗 <<09:53


九月的風吹在身上已經沒有那股炎熱了,夏天那讓人燥熱的心情仿佛已經隔得很遠很遠。切原依舊是這麽的疲憊,還是逃不了啊,這愚蠢的開學。還是那股腐敗死板的味道,一點都沒有變呢,立海大的校園,一點樂趣都不存在。
不。樂趣還是有的。
面前這個笑得誇張吃得誇張的家夥——丸井文太,還是給他帶來了一點樂趣的。
整個暑假,切原不外在家打打電腦,時不時地,也會給眼前這個家夥發發短信。
“你不需要吃相如此難看的,丸井學長。”
的確,吃相很難看。這麽漂亮的一張臉蛋兒,搭配這種吃相,真是煞風景啊。
說起這張臉蛋兒,切原剛入學的時候,就發現二年級的丸井學長長得不是一般的漂亮。宛如動畫中人物的臉,細細的,嫩嫩的,感覺像個小女生。
如果不算他愛吃的性格的話。
都說愛吃的人會發胖呢,而且是愛吃甜食的人,但是丸井學長卻從來沒有發福的現象,真是老天都寵愛啊。嫉妒一個。
從不熟到比較熟,跟學長的關系也是越來越好呢。上個學期,他們也算是天天一起吃飯吧,如果可以忽略旁邊圍著的另外3個人。偶爾他們會兩個人單獨的去購購物,打打球,日子也無不逍遙。
學長喜歡抱自己,這感覺挺奇怪的,但是卻意外的符合學長的形象,他就是一個這麽甜的人。
“餵~切原。今天下午大家一起去溜冰吧?”
“可是...”
“沒有可是!我,你,幸村,我們三個都要去。”看著學長放下蛋糕一臉嚴肅的比劃著說,切原也只能點頭答應了,天知道他可不會溜冰啊。

溜冰場在學校附近的一個商場之中。
當然,如果大約一個舞蹈教室大小的場地叫做溜冰場的話。
切原跟丸井是先到的,他們換上鞋子後,切原發現自己高估了自己。真是個錯誤啊,他根本無法安穩的站起來。于是乎,他出了個很糟糕的主意,他們應該等幸村來了再溜。
丸井雖然貪玩,但是也覺得應該等待,這一等,足足一個小時。前20分鍾過去之時,切原就後悔自己的主意,為何要浪費時間等待呢。但是丸井似乎鐵了心要等來幸村,切原毫不理解為何他會如此執著。
真是漫長的等待啊。
幸村的到來似乎也解決不了什麽本質問題,只是多了一個站不起來的人。他們兩個都是頭一次來溜冰,丸井是第二次,顯然,丸井擁有天份,他似乎像模像樣的。
當切原跟幸村努力的抓住四周的欄杆練習基本滑步的時候,丸井告訴了他們,上次他來的時候有個大學生主動教他的。
雖然佩服丸井的學習能力,但是切原也不免郁悶了一回,看著場地中央倒溜的人群,怎麽沒一個人來主動教他的?!
外貌問題...
牆壁上挂著禁止倒溜的宣傳牌,真是狗屎的裝飾作用。
繞場一圈之後,幸村顯然已經可以脫離扶手,自由的行動了,而丸井也不斷的表揚幸村的學習能力,牽著他並且教他。
這點讓切原郁悶。
是的,郁悶。
現實逼得他也需要放手了,還好,他還算站著,沒有親吻地板。
這行為當然博回了丸井的注意,切原理所應當的從幸村手中接過丸井的手,繞著場地溜了兩圈,最後丸井告訴他,他應該自己活動活動。
倚牆坐地,切原看著這個豆丁大的場地,似乎很多會溜的人呢,如果自己會那該多好,不免有點無聊。
時間過得不快不慢,切原也算是勉強掌握了一些技巧,雖然在轉彎處不斷被群集而上的人群撞倒,他的屁股有點疼。
赫然發現丸井坐在一邊,那麽精力過盛的他如此安靜,切原似乎覺得自己需要去關心一下。
“那個傻子撞倒我!”丸井一指場地中一個溜的比較好的紅衣女子說到。
丸井學長沒有罵人呢,看來,似乎很疼的樣子。
切原發誓他看到丸井眼中擴散的淚光,它們固守陣地。
沒有一刻比現在更讓他想罵人了,但是對方是女孩子,他是男生。
悶悶的,切原扶起丸井,架著他的胳膊,詢問他腳是否有事,並把他帶向休息區。
叫回了幸村,架著丸井,三個人走向了回學校的路。
他不能讓幸村來幫忙,畢竟,那是個體弱多病的家夥。
在路上,丸井發了條短消息,切原下意識的猜測到他應該跟同班的一個女生在發,最近他們發得很火熱。淡淡的,有一點不爽。
一次失敗的溜冰活動。

沒有一刻比現在更尴尬。
看著把丸井架回來並且不斷罵人的還在幫丸井東瞅西瞧的切原,欺詐師由衷地感歎到“你不如把丸井拉來做老婆吧。”
丸井學長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想到了路上的那個短消息,切原低下頭,再擡頭,擺出了僞裝的笑臉,“才不要,我可是有對象的。”
本來想看一眼丸井的表情的,但是此刻,切原似乎沒有這個勇氣。
好吧,說實話,他很想掐了這個欺詐師,糟糕的氛圍制造者。

之後,仍舊是平凡的校園生活,某個尴尬似乎煙消雲散了。
某天,切原去找丸井吃飯,發現他居然沒有來上課。
四下一打探,才知道這家夥吃壞肚子在家調養了...
“吃都能吃壞!瞧他那吃的樣子!我就知道會出問題的!”切原源源不斷地向幸村跟欺詐師抱怨。
“呵呵~這才是屬于丸井的可愛啊~”幸村迷人的微笑,淡淡吐漏一些字眼,仿佛是一種奢侈。
“你們別閑侃了!”真田的聲音殺斷了大家的談話,“幸村,你好好的休息。其余的人,”他一掃剩下的兩人。
一溜煙,不等真田發話,兩個家夥就跑去網球場地練習了。
練習不是一般的辛苦,臨走前,欺詐師神秘兮兮的對切原說了一句“這可是個機會”就風也似的騎上單車走人了。
留下切原一個人咿呀哇呀的擠車,有點想去探望一下丸井前輩呢。
但是似乎自己是個超級路癡,所以,算了吧。

回到家後,切原暢快的掃光晚飯,洗完澡,躺在床上冥想。也許,該給丸井學長發條消息慰問一下呢。切原想到。
摸出手機,速速的打上快餐式的問候鼓勵的言語。
發不出去呢。
悲哀的想到,自己停機了。
想了一想丸井那張精致的臉蛋,切原似乎有點盲目。
不過,算了吧。也許他今天很累,讓他早點睡覺也好。
還有欺詐師那張令人討厭的有所想法的嘴臉,光是想就讓切原感到寒冷。
因此,算了吧,反正明天又能見到了。

第二天,丸井還是那麽生龍活虎的到處拉著他去飯店亂吃,當然還有其他人,切原不得不佩服他的飲食能力,甜食方面無人能及。
網球社的大家集資為生病的丸井購買的蛋糕店禮券,讓這個家夥仿佛老鼠掉進了米缸裏,就差淹死了。
丸井不斷的邊吃邊抱怨,說他昨天外定的皮蛋瘦肉粥是多麽的不合算。一碗粥才5塊,而送貨費要15塊,太坑人了!
幸村摸了摸丸井的頭,不乏寵愛的點頭符合著,兩人一搭一唱,倒也快樂。
切原不禁想到,讓丸井學長吃清淡的食品,也就只有病菌可以做到了。
“昨天幸村似乎給丸井發了很多消息。”欺詐師對切原似笑非笑。
“噢~是嗎?~”
“你難道沒有去關心他嗎?”依舊皮笑肉不笑。
“唉~我停機了。但是似乎在別人生病的時候去打擾不太好呢,學長。”
“是這樣嗎?”欺詐師的嘴臉。
切原咬牙切齒,幹嗎他要來直面這張嘴臉,似乎不讓他心裏不爽對方就誓不罷休。
還有,瞧丸井跟幸村的那股熱乎勁!
切!
他也很關心丸井學長啊~
他只是...只是...
停機了而已...

丸井跟幸村的熱乎勁似乎是長期打算呢,兩個人居然搞起了雙人活動。要知道,它們可是鐵打鐵的五人行的啊。
這下有的好瞧了。
切原知道自己心裏不是滋味,但是他不可能承認這是在吃醋。
簡直笑話,他切原赤也喜歡一個人,還會淪落到吃醋?!
所以切原總是在內心不斷地告訴自己自己沒事,只是不習慣而已。
這天說來也巧,下雨天網球練習取消了,切原跟幸村還有真田一起坐在活動室裏,大家邊侃邊寫寫作業。
突然,丸井衝了進來。
走到幸村面前,兩人有說有笑還有抱的。
幸村不知道從哪裏變出了一塊蛋糕給丸井。
瞧那張臉蛋!切原想到,一塊蛋糕就能收買,太無底線無節操了!幸村也真是的,功人弱點。
但是丸井可不這樣想,一把抓過蛋糕,在幸村左臉上親了一下,開心的說了句“幸村最好了~我們結婚吧~”
切原可以肯定他聽到了筆掉地的聲音,而且是兩支。
這時候空氣也似乎變得很安靜,切原感覺到真田的神經也緊繃了。
“好啊~老婆~”
夠順口的,真田想到。
“嗯~老公~”
不是一般的順口,切原想到。
兩個人在後面無限的怨念,而另外兩個當事人還大聲地親親熱熱你你我我。
“我們不要去理赤也!”丸井在這萬籁俱靜的時候爆出了驚人之語。
切原滴了一滴汗。
“嗯~不要理他。老婆~”
真田滴了一頭汗。
切原假裝沒有聽到他們的對話,撿起兩支筆,遞給真田一支,心裏不斷郁悶為何真田不去給幸村的臉清潔一下。
真田接過筆,似乎也感悟到切原的意念,但是,他不敢動彈,幸村莫非不是跟他好的?
悶熱的場面以丸井拿著蛋糕嘻嘻哈哈的離開活動室為另一個高峰。
切原不知道該跟幸村講些什麽,真田也是。
倒是幸村開口了一句,“文太是我的老婆了~真好呢~”
無想法...無語言...

這種糟糕的日子一連持續了好幾天。
一口一個老婆,一口一個老公
看著幸村跟丸井親熱地要死的樣子,切原心裏超級不是個滋味。
什麽嘛?!
本來自己跟丸井學長也很要好的,現在,他們在一起的時光全部讓給了幸村學長了。
真是有夠討厭的。
最近不管做什麽事都不順利,心裏就是一直堵著。
大家本來都是一起活動的啊!
現在看到他們,切原就感到實在是煩。
他——切原赤也耶!絕對不會吃醋的。
這次的網球社活動,大家都以站著聊天為主,真田的管理越發松懈了。
大概是真田也受到刺激了吧,大家都以為真田幸村一對的,現在看看幸村跟丸井的樣子,唉...
睹准了真田切原丸井幸村都在一起的時候,欺詐師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到了切原背後。
“我說赤也啊~你不是喜歡文太嗎?他現在到底變你老婆了嗎?”
同時,切原跟真田同時,被欺詐師的這句話搞得愣不知所措。
聞到自己心裏酸酸的味道的切原,硬是長著面子,大聲地說了些丸井學長跟他才沒有關系呢他才不要丸井學長呢之類的話。
天知道他說得多大聲。
天知道他說的多虛僞。
切原自己知道。
旁邊的人也都知道。
看到欺詐師在一旁笑得好看,真田不由得感到一股寒意,切原早晚被欺詐師玩死。
丸井掃了一眼切原,淡淡的別過頭去,拉著幸村的手,兩個人竊竊私語。
真田沒有一刻比此時更覺得切原笨了,幹嗎要故意說話呢!?害得他的幸村又跟丸井親熱了。

這兩天的午飯丸井都是跟幸村一起單獨吃的。
可憐的切原跟真田作伴,欺詐師不知消失到哪裏去了。
真田打心裏覺得不爽。
他幹嗎不能跟自己的幸村一起吃飯呢,為何會搭配錯誤呢!?
這都怪切原!是的!都怪他太笨了!
“我說切原,你幹嗎不去把丸井搶回來呢?”
“?”切原算是一頭霧水“真田學長,幸村學長才是你的責任吧。”
“不要推卸責任!這都怪你!切原!你不是喜歡丸井的嘛!你是喜歡他的,對吧?”
為了使自己顯得深沈,大度,切原故作潇灑的說道:“他的選擇是我給他的自由。”
真田聽了這話,要努力的克制自己不上前去給切原一記老拳。在他面前裝深沈!?這小子活得不耐煩了。
但是不能用硬的,要好言相勸才是。
“切原,這你就錯了。這可是丸井給你的考驗。你也知道幸村跟我是一對的吧,丸井怎麽可能來插足我們之間,這絕對是考驗,考驗啦。你要經得住啊。”
“?是嗎?”有點動搖了呢。切原感覺到自己有一霎那的投降。
好現象!好征兆!“丸井肯定是喜歡你的啦,切原。你要去搶回來。”
“哎呀我知道了啦,真田學長,我會考慮的啦。”

自從聽了真田的洗腦後,切原的確感覺到了點什麽。
他總是有事沒事瞥一眼丸井,並經常發現丸井也在看他。
是錯覺嗎?
絕對不是。
難道真的是丸井對自己的考驗?
另外,切原驚訝的發現,丸井最近的甜食進食量又創新高了。
不得不同情一把幸村。
不過,誰讓他搶了自己的丸井學長呢!
他還甯願有那麽個機會來破財一把呢。
好吧,他得找丸井學長談談,好好的談談。

仿佛天公總是不作美。
幸村似乎察覺了切原的動向,老是拉著丸井東躲西藏的避開切原跟真田。
感覺到真田在自己身邊與日俱加的黑色意志,切原也宛如頭頂重壓般難辦。
真是麻煩的幸村學長。

這天還是普通的網球練習,當然,切原,真田都不在狀態。
但是似乎丸井也不在狀態,連連發球失敗。
練習結束的時候,破天荒地,丸井殺進更衣室拉著切原的手就往外跑。
目睹了這一著的真田不由暗自偷笑,看來,有戲唱了,自己的苦日子差不多了。
被丸井學長拉了就跑的切原有點局促,自己的衣服穿到一半。
到了網球場邊的凳子上,丸井一屁股坐下,還硬拉著切原也作他身邊。
切原借機把衣服穿好,雖然有點奇怪丸井的行為,但也偷偷暖在心裏,這麽多時日來才好不容易有機會跟丸井學長獨處呢。
“切原,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歡我?”
“?”切原沒有料到丸井會如此直接了當,他還沒有想好台詞呢。
“欺詐師跟我說,我只要跟幸村親親熱熱的,你肯定會吃醋的,然後...然後...然後會來向我告白的...”丸井的聲音越說越輕,輕到最後切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鬼靈精怪的丸井學長,他可知道他現在在說些什麽...?
“可是...可是都這麽多天了!人家跟幸村在一起這麽親熱,你都沒有反應的說!所以我想...我想...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歡我?”
“...”完了,切原腦子裏徹底沒有想法了,他該怎麽回答這個問題,可惡的欺詐師!
“其實,其實我很喜歡切原的。但是切原每次都說不要我,還總是說我吃東西像個傻瓜一樣的,所以我才去問欺詐師有沒有什麽辦法的。”
“然後?”聽到那句喜歡,切原心裏可是美滋滋的。
“然後,欺詐師就讓我假裝跟幸村親熱,說這樣就解決一切了。可是...可是你都沒有反應,這叫我怎麽忍得住嘛!”說著說著,丸井最拿手的無賴攻勢出現。
切原感到自己心裏酸酸的物質在發酵,似乎,有點變甜了。
“丸井學長,你說你喜歡我是真的?”
“當然啦!人家這幾天幹什麽事都超級不爽。都不能跟切原你在一起,害我不爽到胃口都加倍的地步了。”
“...這個不成正比吧?”
“人家偷瞄你,看你還跟真田說話有模有樣的,一點都不緊張我的樣子,弄得我什麽事情都不會做了!吃飯也難過,打球也難過,走在路上也難過,回家睡覺更難過。看到你這個家夥,所有難過都加倍了!你說!你怎麽賠我!?”
“賠?”切原不知所錯,剛想認認真真的對丸井學長說幾句甜言蜜語表達心意來者。
“當然要賠啦!你害我多吃了那麽多東西,我多虧亞。而且我這麽難過,你倒逍遙,這多不公平!”丸井似乎越說越帶勁,拉著切原的衣服狂抱怨。
“那我把自己賠給你好了。”我切原赤也虧本大甩賣,賠給你,你也該值了吧。
“你?我才不要!”
“不要也不行哦!”說著,切原吻了丸井,一個淡淡的,淺淺的,輕吻。但是,卻足以讓丸井明白自己的心意。“以後,不准用這張我吻過的嘴去親幸村學長了哦,丸井學長,我們說定了。”

真田感到高興,幸村呆呆的看著丸井切原跑走的背影,似乎有點被嚇傻了。
不過,好歹可以破滅幸村的美夢。
他這麽個瘦弱的人,怎麽可以當別人的老公呢!?怎麽說都該當自己的老婆的。
“我說幸村,你也該認清丸井應該跟切原在一起的這個事實了吧?”真田故作潇灑。
幸村回過頭,看了真田一眼,微微一笑,“似乎呢~真田。你都毫不在意我的背叛嘛!?”
“?”
“我故意跟文太親熱,想來看看你對我到底有多在乎,沒想到,才這麽點啊!”
“幸村,你不是真的變心了?是考驗我?”
“哼!現在,我是真的要考慮變心了,你個討厭的家夥。”
說罷,幸村一甩頭,憤憤地走出了更衣室。
真田一個箭步跟上,看來要好好跟自家的解釋了。唉...
都怪切原這個大笨蛋!早點跟丸井好了不就得了!還害的我也跟著受苦!你看好!明天練習的時候練死你!

End




No.7 / 同人創作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網王][切丸]命名為欠大家一個人情大行動 / 主页 / [網王][切丸]夫妻相性100問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