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様の世界



闪烁のBO




正直の交代


蟹

Author:蟹
涉内ID:crabking
涉外ID:蟹子
劳作ID:螃蟹
绝对本命:岸尾だいすけ
旦那萨玛:铃木达央
儿子儿婿:寺岛拓笃&梶裕贵
家中人士:杉田智和、中村悠一、代永翼、下野紘、鸟海浩辅、石田彰
三妻四妾:阿布、教主、朱雀、忍大人、阿银、委员长、cloud
主推CP:DH、ZC、切丸、拉神、白黑、A3、银土
本家亲家:阿花(主子)、桃子(宠物)、饼妈(亲家母)、蕉儿(儿子他老公)、馨(夫人)、妍(老婆)、小雪(情敌他妈)、mi(隔壁邻居)、女王(玩物小M)小水(执事)... ...
所属组织机构:尾尾动听、拓印、没钱组、D.O.4 [都严重不称职...]
四字总结:猥、败、咩、雌



携手桃子专区


STEAL



欢迎boss归来~
dh everyday


背德の留言




蟹家LOGO自选带走




友达の世界


☆★☆★☆ 所谓朋友 ☆★☆★☆

☆★☆★☆ 所谓应援 ☆★☆★☆



JQの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不和谐居民数の统计




2008.08.07 [網王][切丸]命名為欠大家一個人情大行動 <<09:53


“你說什麽!?”立海大網球部成員集體的呼嚎。
“沒錯,我媽媽和我姐姐要來學校參觀。”切原一臉愁眉苦臉的表情。
本來吧,一個成員的家長要來參觀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可是他們這位二年級的小學弟碰巧在傳說中的“家書”裏編織了許多美麗的謊言。當事人本來就不是什麽善男信女類的好對付人物,在聽了其對家人的描述之後,更使大家産生了“老虎家生不出小貓”的念頭,總之就是一個字——暈。
“切原,你幹嗎要扯些謊呢?”真田摸了摸額頭,痛苦的産出問句。
“還不就是學校生活單調枯燥閑來無事瞎扯幾句,加上網球部成員會說的比會做的多,天天耳聞目染喽。”蓮二搶著回答。
“你閉嘴...”真田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繼續問切原,“切原,你媽你姐哪天來?”
“今天...”
“什麽!?”又是集體的聲音。
“蓮二!”真田大吼,“你還在這裏沒事嗑瓜子幹嘛!?快點去整理切原的謊言。”
“ok~”
“切原,我告訴你,雖然我們答應幫助你,但是你欠我們所有成員一個人情。”


“真田...”蓮二拿著呈字典狀厚的一疊紙再次踏入這個沸沸揚揚的網球部休息室。
“怎麽?整理出來了?”真田回頭,看到蓮二的表情,頓時心沈到了谷底。
“嗯...我不知道該不該說?”蓮二一臉痛苦難産的表情。
“說吧。”
“嗯...我整理了一下,總結了所有的切原的書信上的謊言,總共是832條...”
......
“呵呵,沒得救了。”桑原在旁邊一臉輕松的說到。
“你閉嘴!桑原!”真田現在的心情已經煩亂到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地步了,“你先到門口站崗去,等到切原的媽媽姐姐來的時候,隨時通報。”
“啊?”桑原一臉“這好事怎麽攤到我”的表情。
“沒錯,就是你,快去。”真田給了桑原一個“誰讓你多嘴”的表情,“還有,注意別被發現。”
“yes sir”桑原疲憊的走出了休息室的門。
“好了,蓮二你繼續說。”
“嗯...雖然總數很多,但我刪減了一下,重點謊言一共只有637條...”
“切原!”真田一把抓住了切原的衣領,“你小子怎麽這麽能扯!?”平時冷靜的真田此時已經毫無冷靜二字可言。
“呵呵...”切原回應的還是招牌式的欠扁的笑。
“你冷靜點,真田。”仁王在一邊說,“欺騙也是一項藝術。”
緊接著,立海大的欺詐師遭遇了真田的冷眼,乖乖閉嘴不再說話。
“蓮二,”焦點再次回到蓮二身上,“依你看,今天會碰到的情況大概有幾條?”
“嗯...如果由切原帶路參觀的話,我估計可以避免掉384條謊言,剩下253條。其中,我們做的到的,恐怕只有零頭都不到......”
“看來,只有盡力而為了。”丸井邊吃著他的大大的起司蛋糕,邊說。


正當大夥討論的沸沸揚揚的時候,校門口一輛囂張的大紅色的跑車猛地殺進了立海大校園,門房間的老伯用一種拼了老命的嗓音在後面大喊“不能開進去”之類的話。
看到了這輛車的行為,桑原不禁開始懷疑到車上主人的身份了。
只見車上下來了一雙八公分的高跟鞋,之後是嫩白色的腿,小腿還有大腿,之後是迷你裙,接著是肚臍,然後是要說多露就有多露的上衣,最後,是一張漂亮奪目的臉和一頭烏黑的長卷發。
“長卷發...”桑原默默說到,“還真是一家人的標志性呢。”
“Hi~那邊那個黑的跟炭似的家夥,”正當桑原哀悼的時候,長卷發的主人呼喊到,“給我帶路!我要去網球部。”
“......”桑原不知為何自己一上場就被當事人瞄到,當下撥通了真田的手機,“真田,切原的家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
接到了桑原的電話,真田更加堅定了要痛打切原一頓的衝動。
“桑原那個家夥,長這麽黑,隨便往哪一站都看不見的,怎麽還能給我暴露!”
“那個...真田...”仁王看不下去似地說,“現在不是半夜,校園裏矗那麽大一塊黑炭,要不讓人發現也難。”
“也是,”蓮二附和到,“那麽,仁王你去接替桑原的任務吧。”
“啊?!為什麽是我!”仁王大叫。
“你不是欺詐師的嘛!”真田仿佛豁然開朗,想看到寶一樣的看著仁王,“僞裝一下對你來說是小case啦!校園cosplay大賽的未來冠軍啊,你不上還能誰上!?”
“這個...”
“拜托了,仁王前輩。”切原難得嘴甜了一回。
“好吧...”不甘不願,仁王只能前去,誰讓他倒黴,不是這個社的老大呢。
“還有你,切原,你現在去接你媽你姐,其余的我們會搞定,總之,你把她們往網球社帶,不要牽連到其他人。”
“是...不過...”切原說,“真田前輩,我媽媽和姐姐日語說的不太好,需要一個會說英語的人...”
“什麽!”真田火不打一處來,“你個小子!家裏人都說英語,你居然還給我英語考試沒一次超過36分過!你都是怎麽跟你家人扯淡的啊!!!?”
“我...”切原一臉無辜,“我爸媽外企,一直處于出差狀態,而且我姐一直住在國外,所以嘛......”
“總之這個不管了,你先給我接他們去!”
“噢...”切原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好!”真田一拍桌子,“這次的行動就命名為‘切原欠大家一個人情大行動’,這個網球部休息室從現在起正式改為最高指揮司令部!”
“呵呵~”幸村在一邊笑的很開心,偶爾欣賞一下真田手忙腳亂的樣子,也別外有趣。


話分兩頭。
切原在前去大門口的路上碰到了一臉抽筋的桑原,而在一旁大膽的勾著桑原的胳膊的美女不是別人正是他姐姐。要說平時看到桑原學長能夠跟一個大美女在一起他肯定是要調侃幾句的,但是此時他可沒有這個心情,因為在那兩人的背頭不遠處一個他貌似沒有見過的學生正在向他大大比手勢。雖說他平時是反應慢了那麽一點點理解能力差了那麽一點點,但現在用p股想他都知道那個人是仁王學長了。不過他的p股的思維似乎還沒有達到能夠理解仁王在比劃些什麽的境界,碰巧他的腦子也是。
于是,一臉抽筋的切原只能硬生生的迎上兩人。“hi~姐姐。”
“哎呀~這個不是我的傻弟弟嘛。”美女馬上松開桑原,上前就給了切原一個大大的擁抱,以及一個...吻...
是的,一個吻,問候性的。
雖然切原很習慣這種問候方式,畢竟他家常用,但是旁邊的桑原是徹底的把自己的眼白擴張到了一個等級,以及,遠處的仁王手中的手機掉到了地上。
接下來,切原帶著自己的姐姐,前去網球場,順便一路上享受同學甲乙丙丁的驚奇目光。


“真田,”蓮二手裏拿著紙不停的翻著,“切原似乎把自己說成了網球部的部長。”
“部長?”真田微微擡了擡眉毛,轉過身去看幸村,並且很不高興的看到幸村跟丸井膩在一起。
幸村擡頭,微笑,說到,“我明白了,真田,就讓切原當一天部長喽。”
得到了幸村的首肯之後,真田立馬下令,“柳生,你去通知全體網球部的成員,部長正式換成切原。”
“什麽!?”被點名的柳生一臉詫異,“你讓我這個紳士跑到網球場上大吼部長換人,之後接受全體部員的質問?!說不定還要被拷打...”
“沒錯,除了你沒有別人能去了。”
柳生看了看身邊的人,真田總指揮,蓮二似乎還有成堆的資料整理,也不能麻煩幸村部長,畢竟他是最委屈的人,剩下的,丸井...如果讓丸井去通知的話,估計十個人有十一個不會相信,唉...只能自認倒黴。
“真田,我還要繼續報告的說。”蓮二喊了喊看幸村看到眼冒火的真田。
“嗯,你繼續說。”真田拉回視線。
“切原似乎還說,我們網球部天天課後練習4小時...”
“要死啊!你們這群人制造的瓜子殼比市場上還沒賣的瓜子都要多。”
“所以?”
“今天給我把一個月的量給練回來!”
“那個...他似乎還說我們有外教...”
“當然讓桑原冒充啦!他長那麽黑不是白長的!”
“但是你剛剛打電話給他讓他當臨時翻譯的吧?”
“我們的外教尊重我們的新部長,答應幫忙,以上!”
“那麽...還有問題。切原說網球部的午餐是豪華壽司,晚飯是意大利餐...”
“聯絡河村壽司店,定8份豪華套餐,跟他說,他要是敢不打折試試。”
“那晚飯呢?”
“定呀!用網球部的公費好了。”
“但是,公費大部分都花在丸井每天的點心上了。”
于是乎,丸井接受了在場多人的怒視,但是他依舊甜甜的吃著自己的蛋糕。
“真田,還有呢。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有表演看...”
“表演!?他當我們是話劇社啊!吃就吃好了,眼睛還不閑著!”
“真田...”蓮二呼喚真田最後的理智。
“讓仁王跟柳生一起表演cosplay!”
“那麽還有,切原說每天練習結束後都會有人開豪華房車來接他回家。”
“丸井,你打個電話給慈郎,讓他叫迹部派車來。”
“咦?”丸井舔了舔唇邊的蛋糕。
“你跟慈郎說不然別想見到你了。”
“怎麽可以這樣子利用人嘛~”又是一點鮮奶沾到了臉上,還沒等丸井反應,幸村就湊上去幫丸井舔掉了。
這個場面真田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恨在臉上表現在語言上,“繼續!蓮二!”
“嗯...切原還說...”
“說!?”真田打斷蓮二的話,“他根本是想在撒謊的方面創下吉尼斯紀錄,真能算說!?根本就是扯!就他那點破英語水平,真不知道家書怎麽可以扯得這麽天花亂墜!?”
“真田...切原還說,哦不,扯,他還扯部上有個美女經理。”
“我們部上都是大男人!!!”
“所以...要不要去外面拉人?”
“不!這種事情要內部解決,給別人知道豈不是臉都丟光了!?”
“那怎麽辦...?”
“不如讓我來假扮吧?”一旁的幸村開心的說到,他對今天這個大行動可是充滿了無限的樂趣的。
“幸村...”真田一臉猶豫。
“我一定要做噢!”不容得真田反對,畢竟,他才是這個網球部的老大。
“真田...還有一個很大的困難...”蓮二看苗頭不對,趕快拉回真田的注意力,“切原還扯他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
“女朋友!?”這是真田今天的第n次大吼。“就他那海帶頭營造的n天不洗頭的假象,還要個‘漂亮’的女朋友!?”
“不如讓丸井來假扮吧。”幸村繼續開口。
大夥的視線一致投向了丸井,看著丸井吃完蛋糕的滿足的樣子,的確,很漂亮很可愛。
“丸井這麽漂亮,我早就想看他穿女裝了。”
“咦?!”丸井無辜的說到,“穿女裝?我才不要呢!”
“小丸井不乖噢~”幸村超級眉眼投向丸井,“我跟你一起穿好不好?”
“幸村也穿女裝?”
“嗯~”幸村在丸井的嘴上親了一下,“因為我很想看丸井穿女裝的樣子~”
這一個舉動,讓真田在一旁怒火狂燒,蓮二都濃濃的感覺到了真田所散發的要把丸井丟出去打一頓的衝動。
“但是...”丸井還企圖擺脫這個事情。
“丸井,你認為,除了你還有人比切原矮嗎?”真田不懷好意地說道。
“那好吧,聽幸村的。”丸井忽略真田的話,開心的笑著,沒錯,他就是很喜歡漂亮的幸村。
“丸井...我不得不提醒你...切原還扯了他天天跟女朋友...吻別...”蓮二爆出了驚人的話。
“什麽!!!???”


“where's mum?”切原用一種極度讓人聽了想暈的日式英語口音,吐出了這句話。
“你要死啊!混小子!”回答的人倒是一口流利的日語,“你老姐我的學習能力這麽強,幾百年前就擅長日語了好不好!?”
這句話倒是讓桑原一下子輕松了很多,他可以適當減少與此位大姐的接觸時間了。
“老媽說鄉下的空氣比較好,所以要去鄉下透透氣。我看那根本就是胡扯!她肯定是不好意思讓我知道她想去看今天的彩虹演唱會!她以為我不知道她看hyde早就流了一地口水!?”
一旁的桑原聽了頓時傻掉,果然不是一般的家庭...
“而你老姐我呢,就是來看看有哪個傻子會看上我家這個傻弟弟。”
“拜托,你不要一口一個傻弟弟好不好!?你弟弟我還是很有魅力的。”切原吐糟。
正在切原恬不知恥地說出這句話之後,一個穿立海大網球部隊服的小男生殺到他們面前,開口就問,“切原學長,為什麽部長變成你了?”
......
桑原狂汗,在背後猛打手勢給仁王,仁王接到消息後當下撥通了真田的手機。
在30秒後,也就是切原還沒來得及回答之前,真田以神速殺到,當下拎起小男生就往旁邊的樹叢裏跑,不久後同一個地點傳來啊啊的痛苦叫聲。


頂著高壓,切原總算是把姐姐帶到了網球部的休息室。
剛進門,蓮二就給了他個“一切放心”的眼神,之後,便是在場的衆位集體呼喊“部長好”,並且伴隨著90度的大鞠躬。
當下切原便感覺到了自己將來要慘了,衡量了一下死在姐姐手裏跟死在這群閑人手裏孰重孰輕之後,切原點了點頭,“大家自己訓練吧。”
其實切原還是感動的,還好他沒有在人群中看到幸村跟丸井。
前者是他極度尊重的部長,如果讓部長為他鞠躬,他打賭即使自己不折壽,也會在之後被真田打得半死。
至于後者嘛...丸井學長于他一直是一種特殊的存在,雖然是學長,但切原總是覺得丸井好可愛,很想捏他兩下的衝動。而且丸井漂亮的不象話,根本就不像個男孩子,自己總是有種想要欺負他又想要保護他的感覺。還有,他每次看到幸村部長親丸井的時候,都很不爽,極度想把丸井拉開,也許,這個就叫做保護過渡吧?但是他可不想當丸井的免費保姆阿媽,沒錢的事他是不幹的,就像他從來不繳納網球部的活動費用,他可不想用來浪費在丸井每天的甜點上。
正在切原暗自驚喜之中,一聲優美的聲音飄入耳中,“部長,回來了嗎?”
切原回頭一看,差點沒嚇個半死。這個...這個不是幸村部長嗎?他稱呼自己部長也就算了,居然...居然穿著“奇怪的衣服”。上身白色襯衫打上黑色領帶,下身換了中性的休閑褲裝,本來帥氣的打扮,在他妖娆的外貌之下顯得格外女性化,一種帥氣達然的女孩子味道,那張臉,簡直漂亮的不象話嘛。
看到如此美豔的幸村,連切原的姐姐也不由得氣矮一截,咕哝了一句“蠻美的嘛”便不做第二聲響。
“部長,想要吃午飯了嗎?豪華壽司已經訂好了。”


午飯果然是河村壽司店的豪華料理,幸村真田桑原以及蓮二被切原姐姐好心的允許同桌進餐。這不同意的話還好,一同意,幸村便更加入戲了。
只見他的筷子不停的夾起一個個東西,往切原的面前的盒子裏放,甚至大多數時候直接餵進切原嘴裏。
這個舉動,明顯挑撥了真田腦子裏最後的一根神經的崩斷,並且,切原作為當事人也如坐針毯,便隨便打哈了一句“表演呢?”
“原來部長想看表演啊?”幸村無限妖媚的眨了眨眼,“今天可是cosplay表演噢~”說罷,便拍了拍手。
隨著掌聲,仁王和柳生步入了房內。
見得仁王一頭紅色假發披肩,一身藍色和服打扮,腰間還佩了把刀,以及臉上,一道十字疤。旁邊的柳生同樣是和服打扮,由于眼鏡被拿掉了,看不清路的他只能扶著仁王,俨然一幅依偎的樣子。
兩人這個樣子的出場引得在場所有人的下巴脫了半臼,切原只能故作鎮定的硬是把嘴裏的壽司推送到食道的最上端。笑的燦爛的,恐怕也只有幸村了。
“考!你們這個是什麽樣子啊!?”某人爆發的聲音震耳欲聾,切原姐姐拍桌而起。
要不是考慮到她是切原的姐姐,仁王真想把她的脖子扭斷。自己都這麽犧牲,在英俊的臉上畫下刀疤,還穿這個惡心的衣服給這破女人看,她居然還敢挑三揀四!?
“你們兩個大男人,身高一把,居然還假扮女人!惡心不惡心!?”切原姐姐碎了一口,“何況現在bl大道前途光明,耽美文化人氣扶搖直上,你們居然還老土的男扮女裝!!!白白糟蹋了你們倆的性別。”
“不知姐姐想要看什麽cos呢?”幸村嘴角的弧度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我們馬上可以改。”
“嗯...現在bleach當紅,白戀更是王道cp,”切原姐姐完全忽略了幸村剛才對自己的稱呼,“你們就cos白戀好了!別說我不給你們機會,你們現在一個紅發一個黑發,連換假頭套的時間都省了。”
柳生一聽,白戀?那豈不是自己cos大白?自己從一個女性角色轉換成為了小攻?這個想法讓他極度高興,當下答應下來,“部長姐姐的要求就是一切”。
切原看著事態的發展是越看越心寒,自己的學長們無限的“出賣”自身的行為,讓他預見了自己將來的悲慘。不過話說回來,丸前學長去哪裏了?
不待切原開口詢問,眼神犀利的幸村就看出了苗子,“部長是在找丸井吧?她好像不想來跟你一起吃飯。”說完,向蓮二眨了個眼。
“看到你和經理這個樣子,她還肯來倒是奇怪了。”蓮二收到指示,馬上做起了附和的家夥。
“啊?”切原的小腦袋似乎還轉不過這個彎來,真是白白糟蹋了對坐真田使勁到快要眼部肌肉抽筋的超級大眼色。
倒是切原姐姐不禁懷疑起來,“你們說的丸井,不會是我傻弟弟的女朋友吧?”
衆人聽後狂點頭,當然,他們贊同的僅僅是他姐姐對切原用的“傻”這個形容詞而已。
“哈!”切原姐姐一把勾住了切原的脖子,“我還以為你這個傻子被美女經理搞的神魂顛倒了呢,想不到,還另外有小密啊?我看她是吃醋不肯來吧。真是的,做男人可要始終如一啊!”
神魂顛倒?真田聽到這個詞是渾身的肌肉都不爽。切原憑什麽享受幸村的“免費服務”啊!可惡!
而一邊的幸村,正心情大好的欣賞真田此時臉上的表情。


正所謂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廟,丸井文太,他雖然如願的躲過了中午的進餐活動,但是他此刻仍被幸村在教室逮個正著。
全班人都驚訝于幸村的美貌,感覺到他的親臨是如何的百年難得一遇,但是丸井此刻可不想看到幸村。
“幸村,我真的做不到啦!”丸井撒嬌似的蜷在椅子上。
“哎呀~文太不守信用!”幸村一屁股霸占丸井前面的人的座位,當然,前面那位女性同胞呈花癡狀的把座位拱手相讓了,“我都穿了,你居然想不穿!?”
“不是的啦~我知道這個衣服其實比較中性的啦,但是...但是...”丸井喏喏。
“但是什麽?”
“就是那個啦!我做不到嘛~”
“哪個?”
“那個呀?”
“什麽這個那個得啦,說到底,丸井就是想耍賴!”幸村似乎不把惡劣玩到底就死不罷休的樣子。
“哎呀!就是吻啦!”丸井不顧一切,吼出了這個字眼,並且,引起全班對他所坐角落的注目禮。
“原來是這個啊!”幸村溫柔的摸了摸丸井的頭,此動作引起一杆女同志的當下昏倒,“丸井不是一直跟我親親的嘛!”
“可是...跟幸村不一樣啊!”丸井掙紮到。
“哪裏不一樣呢?”
“幸村...”丸井猶豫,“幸村很漂亮,但是切原一點都不漂亮啦!而且...而且...切原給人的感覺很奇怪啦!”
“很奇怪?”
丸井索性豁出去了,“他總是用奇怪的眼神看我,經常,經常!”
“噢?”幸村臉上帶過一絲詭笑,“丸井不看切原,怎麽知道切原一直在看你呢?”
“這個...這個...總之!就是不要跟切原親啦!”
“那麽我替文太跟他親好不好?”
“咦?你替我?跟切原親?”丸井別著小腦袋,“不行!也不行啦!”
“為什麽呀?難道,文太想要霸占我?!”幸村故作驚訝的說。
“不是啦!”可憐的丸井真是欲哭無淚,“總之,幸村也不能跟切原親啦!”
“那麽,仁王呢?蓮二呢?他們能跟切原親嗎?”


教室內的人物討論得激烈,教室外的人物也討論得激烈。
切原真是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姐姐居然強迫自己曠課!而且只是為了陪她去找個停車的地點!
真是的,現在的大人真是越來越不負責任了,居然不讓學生去上課。
而且他詫異的發現,他姐姐那輛色彩絢麗的跑車,公然的停在了操場的正當中,引起無數學生的關注。並且,車旁邊站著門房間老伯,以一種“我終于把你給等來了”的氣勢,凶神惡煞的瞪著他們的前往。
“小姐!你不能把車停在這裏!”門房間老伯說到。
“噢~no~這個看來已經老到快要親吻地面的老頭子是誰?”切原姐姐問切原道。
隨著這個問句,門房老伯才注意到對方身邊的人。這一頭黑卷發...“啊!是你這個臭小子!三天兩頭遲到,遲到了居然還拍拍我的肩說一句我原諒你阻止我的前進!”老伯看看切原,看看她姐姐,最後說了一句,“也只有你女朋友敢把車停這裏了。”
“女朋友?...”切原滿臉無奈,真不知道老伯的老花眼加白內障嚴重到了何種程度。
“哈~這位大伯真有眼力!”切原姐姐心情突然轉為大好,“我馬上就去把車停掉,不會為難你的,大伯!”
果然...切原意識到,只要有人說他姐姐年輕,他姐姐就整個花癡狀態表現。


待到忙完了切原姐姐的停車問題,並且口幹舌燥的把整個立海大40年校史重複了4遍之後,切原姐姐總算想到了該去網球部看看未來弟妹。
于是,他們走向了網球部休息室。
一路上沒有遇見半個來找碴詢問部長人選問題的人物,切原料想應該是真田的鐵血政策的效果。
能看到丸井前輩嗎?這也是個困擾他的問題,切原隱隱感覺到大家把丸井學長設定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他無法理解為何大家不從幸村的fans中隨便拉個人來頂替,而非要男扮女裝來冒險呢!?果然...成天嗑瓜子會影響到智力發育的。
不知不覺的,已經走到了休息室門口,幸村居然站在門口,顯然是在等他們。
“部長,猜猜看,誰在裏面等你?”一臉神秘,一臉叵測。
“是我弟妹吧!?”切原姐姐倒是一猜就中,滿臉促狹。
“姐姐!”切原尴尬,掩飾心虛般的推開休息室的門,大步踏入。
一進門,就被眼前的美貌所驚攝了。
丸井也是穿著白襯衫,但與幸村不同的地方在于,鈕扣處,手腕處都鑲有蕾絲,一條紅色的領帶與丸井鮮紅的頭發相呼應,在視覺上,給了人一種畫龍點睛的效果。而下半身,也沒有穿著中性的褲子,而是大膽的采用了女士中褲。丸井白白的肌膚,以及愛吃甜點造成的微微的嬰兒肥的感覺,恰如其分的把小腿的曲線表現良好,即使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女孩子,看到這樣的丸井,也是嫉妒有加吧,更何況對丸井懷有特殊感情的切原呢,怎能不心跳漏一拍。
幸村面對這個場面,不禁有種“好戲就要來了”的感覺,便尾隨進門,“部長,丸井等你送他回家呢。”


校門口停著的,是一輛黑色的高級房車,就算切原不認識這車,他也認識坐在駕駛位上的迹部。
好小子!居然把迹部大人給親自請出動了!
坐在車上,切原渾身不舒服。
車子是夠大啦,坐個8個人也綽綽有余,但不知為何,他姐姐就是要擠在他旁邊,說是什麽培養姐弟感情,而他的另一邊還偏偏就是丸井。
諾大的車他們非要三個人擠在一起坐,他真是有夠懷疑他姐的智商的。
就在他郁悶之際,聽到慈郎低聲的問迹部為何丸井這樣子打扮。
迹部回頭給了他們個暧昧的眼神,然後告訴慈郎小孩子不該懂這些。
切原真恨不得把迹部給抽飛!這種言語,擺明了看定他跟丸井學長關系非淺。不過,事實正是這樣也好。


“到了,”迹部在某建築門口把車停靠,“你們可以給本大爺滾下車了。”
“迹部,不要這樣子說話啦~”慈郎嬌滴滴的對迹部說。
切原還巴不得下車呢,求他他都不要繼續呆在這車上,而且還是迹部的車!哼!他家丸井可是“出賣色相”換來他的接送的!想到這裏切原就一肚子火!
等等...他家丸井?
什麽時候丸井學長變成他家的了?丸井學長不是一直喜歡幸村部長的嗎?
切原使勁搖了搖腦袋,想把這個奇怪的思想從腦子裏趕出去。
“那個...丸井,你家到了。”最後切原只能咕咕哝哝地說到。
“噢...”丸井一臉的手足無策。
看著丸井困窘的表情,切原除了覺得養眼,還是覺得養眼,絲毫不記得自己扯過吻別這個事情。
“白癡老弟啊,”切原姐姐似乎不耐煩了,一巴掌往切原頭上招呼過去,“人家在等你的吻呢!”
“吻?”切原聽的一頭霧水。
倒是丸井,索性豁出去了,上前拉住切原就是結結實實一個吻,然後馬上說了句再見轉身衝進家門,留下切原原地練傻他老姐原地嘲笑。
“你還真是經驗豐富啊~”冷冷的,切原姐姐邁出步伐,“我們走去我停車的地方吧。”


一路上,兩人默默無語,切原停留在剛剛丸井學長的一個吻上面,而他姐姐卻若有所思。
“切原,”難得擺脫傻弟弟這個稱呼,“你沒有事情跟我說嗎?”
“沒有...”切原愣是沒有反應過來自家姐姐對自己的稱呼。
“啪~~~~~~~”
一記耳光,切原姐姐的手接觸了切原的臉。
“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切原擡起頭,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姐姐。
“你以為,你們那些破演技騙得了我?!”
“什麽意思?”
“我早看出來了,你們是在合夥演戲,演技太拙劣了!”切原姐姐繼續向前走。
“切原,我不介意你們合夥騙我,我也不介意你的謊言,我更加不介意因為你而麻煩了這麽多人。但是,你為何要騙自己?!”
“騙自己?”切原淡淡的重複著。
“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是喜歡剛才的那個男孩子的吧。”
“男孩子...你知道他是男的?”
“p話,還有那個人妖,做男人的長得這麽漂亮,簡直是不讓女人有臉活。而且,風騷向的女人怎麽可能會沒有胸部!?還故意穿了襯衫呢,腳趾頭想都知道是為了遮掩喉結!”
“姐姐...”
“切原,你是不是覺得我接受不了你看上一個男人的事實?”
“我...”
“傻子!大傻子!你老姐我堅定bl的道路已經多年,還巴不得看到自己的弟弟走向神聖的bl之路呢!”
“但是我...”
“你沒有勇氣!?還是根本就不喜歡他?”
“我喜歡他!”
“那你幹嗎拖泥帶水讓我看了發火!?”
“因為...丸井喜歡幸村...”
“幸村?那個人妖?”
“姐姐...”
“如果他走在bl之路上的話,我可以勉強不叫他人妖。切原,如果剛剛那個男孩子一點都不喜歡你的話,他就不會吻你了!你個豬腦給我發揮一點身為腦子的自覺好不好?!”
“他會喜歡我?”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是喜歡你的,而且,一切都被那個人妖定死了!”
“姐姐...”
“你個傻子!現在給我回頭告白去!聽見沒有!?”


“不知道切原進展得怎麽樣了?”真田一臉擔憂的,問身邊一同回家的幸村。說起來,幸村今天真的不是一般的美啊。
“我想,大概已經被他姐姐識破了?”幸村微笑的說。
“什麽!?”
“你想,看到我這樣的大美人出場,怎麽可能會有女人發自內心稱贊我漂亮呢,所以,她肯定知道我是個男的。”
“這個...那切原怎麽辦?”真田也懶得管幸村的理由有沒有道理,只要是幸村的話,一切他都當真理看待。
“放心啦,切原姐姐不是陪著我們演了一天戲嘛?我想,她也應該瞅出了切原跟丸井之間的事情。”
“切原跟丸井?”
“對阿,你不覺得,他們很般配嗎?”幸村一臉天真的看著真田,“丸井說,跟誰親都可以接受,就是不接受切原,這還不明顯啊。”
“但是幸村...”
“真田!”幸村突然停住腳步,“你到底有沒有吃我跟丸井kiss的醋?!”


一切都有如意料中的美滿,切原姐姐想到,自己的弟弟也長大了,開始有了戀人了,並且,還走向了偉大的bl之路。
想想她這個老姐不愧是超級同人女啊,連自家弟弟也培養成為bl一員了。
開著鮮紅色的跑車,切原姐姐前去接看完彩虹演唱會的花癡狀的老媽了。


話說大家都很美滿,而我們的主人公切原赤也,卻站在某建築的門口不敢有所行動。
自己到底該不該敲門呢?
這個疑惑,已經困擾了門外的人36分27秒了。
當然,門裏的人也發現了門外的人的停留,並且困擾著要不要開門達32分18秒了。
最後,這場拉力賽還是以丸井這個超級無耐心的家夥的投降宣告結束。
丸井刷的拉開大門,當著切原的面就喊道,“有!話!快!說!”
切原不免被嚇了一大跳,在腦子裏的某些回路還來不及運作之前,脫口而出,
“剛剛那個吻不算!重新來一次!”

End.





No.8 / 同人創作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 [Seed destiny][雙女神]尋找幸福 / 主页 / [網王][切丸]考驗 →

Comment Post


名称:
Submit: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B*URL
主页